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M4K6】Waiting for The Day [01]

标题:Waiting for The Day

分级:PG-13

配对:主M4K6(阿森纳:默特萨克x科斯切尔尼)

文笔渣,会尽力,求轻拍。

全文详细说明,以及正文前的锲子短文试阅读请戳:【这里

传送:【正文02】【正文03

Chapter 01

  尽管已经考虑到交通情况提前出发,到达俱乐部更衣室的时候,我还是比预想的晚了将近二十分钟。好在自己有提前到达的习惯,不然就跟迟到没什么两样了。瞥了一眼,到的人不算少了。我一看,科斯切尔尼还没到,于是跟几个还不太熟悉的队友眼神交流了一下。已经在系鞋带的萨尼亚小声跟我说:“都准备好了。”我点了下头,然后拉开柜门赶紧换衣服。

  2011年09月10日主场对斯旺西。这是我来到伦敦的第一场比赛,同时也是夏季转会窗关闭后的第一轮英超联赛。而我之所以刚加入就要上场,是因为副队长维尔马伦在上月末的一次训练中跟腱炎复发,至今无法出场。之前在合同上签字的时候,温格就曾对我言明这种会立刻首发的情况。而除了表达适当的关心之外,这位儒雅的老者还给了我一些十分中肯的建议。

  那种感觉还是蛮奇怪的,一个你从12岁开始就在电视上见过无数次的人,突然给你打了电话之后,出现在你面前去指点你如何变得更好。如果这是梦,那我绝对不想被闹钟吵醒。

  所以我用温格的口吻说服了爸妈早早把自己那点儿不算多但也不算少的行李搬进了亲戚家。本来我是想找间公寓住的,但温格点到为止的建议是对的,队里只有我一个德国人,就算我的英文有些基础,孤独感还是在亲人身边更容易消减一些。虽然出行上有些困难,但我想这样的情况应该不会持续太久。

  我还没穿上鞋子的时候,科斯切尔尼斜挎着他的深蓝色运动包到了。科斯...好吧,劳伦特,之前训练的时候他让自己叫他劳伦特。劳伦特的气色看起来要比自己好很多,是的,我早上起床的时候在镜子里看见那张疲惫横生的脸了。我想,除了三天前比他多踢了一场国家队比赛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这边的一切真是不太好适应。来之前的我,以为在伦敦除了天气和食物应该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然而我真是太天真了,单这两样就已经让我无比怀念汉诺威和不莱梅了,实在是低估了英国人在生活方面的忍受能力。更不要说那急死人的老火车和需要弯腰的地铁。哦对,有时还会有人朝着你说一句:“嘿!阿森纳的德国佬。”

  英国媒体的影响力果然名不虚传,我这还没比赛就已经被当地的球迷关注上了。人们的反应让我想起了在学校里到处都能被同学索要签名的那个时候。那年自己才19岁,第一次在德甲的赛场上踢球。我没指望在英国会有几个人认识我,可是现在看来,不少人因为阿森纳,因为自己身披的新4号球衣,已经开始对我充满期待了。

 

  站在球员通道里就能听见人群的声音。这一次,不再是绿白人海,不再是熟悉的德语氛围。阿森纳,红白色的兵工厂,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俱乐部,全新的开始。

 

站在原地晃腰身的时候,我听见劳伦特用混着浓浓法语口音的英语说:“怎么样?就要踩上酋长球场的草皮了,紧不紧张?”我转过头说:“紧张!紧张死了!”劳伦特笑了起来,然后我们就入场了。

  这场比赛对于斯旺西而言,肩负着许多沉痛的记忆。主教练布伦丹·罗杰斯因父亲过世缺席比赛,由助理教练指挥;球员比赛中佩戴黑纱以悼念老罗杰斯先生,以及周中在温布利球场不幸遇难的威尔士队和斯旺西俱乐部的支持者迈克·戴。但比赛依旧以公正且有序的方式进行,第40分钟,沃尔科特在禁区前沿摆脱双人夹防,射门被对方门将沃尔姆拿到,但急于发动反击的沃尔姆却出现了手抛球失误,将球打在对方右后卫兰杰尔的后脚跟上,阿尔沙文敏捷地截下皮球,禁区左侧轻巧地小角度吊射空门,凭借1:0,我们拿下了这场比赛的胜利。劳伦特虽然在53分钟的时候吃到了一张黄牌,但他在比赛结束之后还是露出一丝略显轻松的笑意。

  回到更衣室的时候,大伙儿都围到了劳伦特的柜子前,混在人群里的某人突然拉开彩带,我站在劳伦特旁边,没能幸免的跟着他粘了一身。

“劳伦特,生日快乐!” 

虽然有规定不能在更衣室大肆庆祝队友之间的生日,不过什琴斯尼他们还是拉上了我,在温格无声的默许下搞了点小动作。反正不要闹的太出格就可以了。而且之前输掉了那样的一场比赛,队里稍微缓一缓也比较好。

 

  阿森纳的6号中卫科斯切尔尼迎来了自己26岁的生日,在大家的注视下,劳伦特开心地吹灭小蜡烛,没错,一个小小的蛋糕和六根小小的蜡烛。据说这还是从后勤那边偷渡过来的。大家唱了首和不上音但却能和上调子的生日歌,唱完后笑哈哈的一起去洗澡。洗澡的时候,我其实是有点忐忑的,因为一会出去了,我就得唱歌了。

  就是那个新人更衣室考核,他们非说什么新人里我最高,所以从我开始,每比完一次赛唱一个人。我昨晚思索了一会儿,打算唱《Hey Baby》。我猜他们没人听过这首歌,但我超爱这首的。

  换回我那套灰色的休闲装,感觉也不那么拘谨了,在一群人期待的目光中,我站在椅子上对着他们开唱。我应该说明一下,我不是故意要让新队友们对自己的身高更有压力才这么做的,是他们强烈要求说:站在椅子上唱入队歌的传统是绝不会因为身高而被打破的。所以我只好在他们“仰望”的目光下,深情的唱完了这首歌。

  我感觉我唱的很投入挺不错的啊,可是他们都在笑着给我鼓掌。虽然有点尴尬,但我猜这是个好事儿?尤其是沃尔科特和拉姆塞那一小堆儿笑的特别过分,也不知道他们听没听懂歌词。队长范佩西倒是没怎么笑出声,不过看样子也是在忍着。

  我从椅子上下来的时候,看见一旁的劳伦特正在进行小蛋糕的收尾工作。我问他我唱的怎么样,结果他一下子噎住了,这下弄得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了,他憋得脸通红。也许法国人在进餐的时候真的不适合被别人打扰。说到法国人......刚才温格好像是路过了,还停下来往这边看了几眼。

  后来又闲聊了几句,我们就各自离开了。我想我今天在这里,在阿森纳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不对,应该说从第一次训练开始就是好的。那天我认识了一群新的队友,他们友好且认真。在他们的身上,我感受到一股若隐若现的希望。而在这些人中,劳伦特是第一个跟我打招呼的人。

 

  那日的科尔尼基地刮着小风,天气也并不算晴朗。好在没有下雨,好在劳伦特那天偶然来得很早。经过与青训营合用的楼层,到达右边被大自然拥入怀抱的一线队训练场,遇见的那个穿着红色训练服的法国人伸出手,语气真诚的说:“你好,我叫劳伦特·科斯切尔尼”“你好,我叫佩尔·默特萨克”。

TBC... 


图为2011年09月09日,默特萨克与科斯切尔尼第一次训练

比赛日期以及场上情况、K6的生日日期、科尔尼基地的小细节都是真实的,不过队友一起给K6过生日这段是我脑洞的。

M4的新人考核确实是站在椅子上唱的《Hey Baby》,采访还是访谈里来着有提到过。不过应该不是这一天。《Hey Baby》歌曲试听:http://music.163.com/#/m/song?id=5106495

评论 ( 10 )
热度 ( 13 )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