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切赫x罗西基】每天都要有百合花

写在前面:看到新闻(刚刚复出的罗西基又受伤)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能想到的,只有祝福。

碎碎念:短,一发完结。我知道题目很恶俗,但我真的起不出什么标题了。并且道个歉,脑洞被我写残了。

【正文】

当切赫小心翼翼的把今天份的百合花插在瓶子里的时候,病床上的罗西基微微睁开了眼睛。

 

坐在床边的彼得真好看!日光一照,他的头发看起来更柔软了……罗西基这样想着,然后有些吃力地伸出发麻的手。切赫尽量放低自己的身形,把头靠上去。动作有点滑稽,惹得罗西基不禁笑起来,笑着笑着却开始咳嗽。

 

切赫连忙伸出手臂帮助眼前这个笑起来没心没肺的病人顺气。随着罗西基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氧气罩上的雾气也消散了不少。罗西基用眼神示意切赫把这个扫兴的玩意拿开,切赫皱了皱眉头,然后不怎么情愿的照做了。

 

纠缠多年的病魔消瘦了他本该圆润的脸颊,却没能夺走一丝他眼神里坚强的光彩。切赫看着面色枯槁的罗西基,眼底流淌出一汪明媚的温柔。在他的爱人面前,他无法释放出任何有关悲伤的情绪,一如年轻时的罗西基,也从不会在他的面前露出任何屈服的姿态那样。

 

切赫一边感慨着时光为他们彼此所留下的圈圈纹路,一边把罗西基扶起来靠在床头。旁边沐浴在晨光中的心电仪器所发出的声音,回荡在安静的病房里,格外清晰。

 

罗西基舒服地靠在身后铺好的抱枕以后,切赫伸手把他垂下的一缕头发别在耳后,动作宛如呵护珍宝般轻柔。罗西基看在眼里,嘴角微微翘起:“彼得,我又梦见以前的事了。”

 

气喘吁吁的切赫靠回到椅子里,开口问:“又是哪一年的我抢了你的最佳设计奖把你给气醒啦?”罗西基哼了一声继续说:“我亲自上台表演给你当绿叶的那次”。

 

切赫仰头大笑起来:“哦~就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年,你跟我臭屁你弹吉他有一手的那次啊!”

“你个不解风情的怪老头儿,这么多年的头盔都把你戴傻了!”

 

“嚯!前几年也不知道是谁把我的头盔当宝贝一样抱在怀里不撒手,又说是宝贝又说是信物的。”

 

罗西基佯装思索了一会儿:“嗯……谁呢?我不记得了呢……”

切赫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是嘛……”盯着似乎是脸红了的罗西基,抻长了声音说。

 

罗西基瞅了瞅,张口说:“今天的百合依旧开的很漂亮呢!”眼睛一眨一眨的。

切赫知道他在转移话题,不过罗西基看起来像是要打不起精神了。

 

切赫拿开垫子,半抱半扶着罗西基缓缓躺下,还顺带着掖好了被角。他忍不住用手指描摹着对方的眉毛,看着对方正跟强烈的倦意做着挣扎,满是无言的宠溺。

 

小小的声音传进切赫耳朵里,是母语。

“不会很累吗?”

摇头

“不会寂寞吗?”

摇头

“抱歉,不能陪你更久了……”

“那就好好睡一觉,下次醒来接着给我讲你梦见了什么吧!”

“嗯……”

 

罗西基再次沉睡过去,切赫给他罩上了氧气罩,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

 

起初住院的时候,有那么两次罗西基醒过来,切赫刚好不在。后来切赫干脆在医院附近买了房子,并且更像是住在了病房里。罗西基劝他出去旅行,回来好给自己讲讲那些不曾见过的风景。所以那两年的时间里,切赫都是在心里装着罗西基度过的。他沿途照了很多照片,买了很多具有当地特色的小礼物带回到伦敦,每次罗西基醒来惊喜的收下它们的时候,切赫都觉得心里溢满了幸福。直到有一天,切赫觉得自己也折腾不动了,于是又变回了:家和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

 

虽然罗西基醒来的次数和时间都很有限,但是两个人都对此感到庆幸。

他们会聊起切赫头部受伤的那年,罗西基刚好因为工作的调动搬来伦敦。切赫去买头盔的路上,第一次遇见了工作同行的罗西基。虽然此前在捷克国内的设计比赛中,两人都听说过对方,却从未见过面。

几年的竞争中,大多数时候都是罗西基落于下风。那时的两个人都是意气风发的年纪,罗西基对此从未服气过,至少在切赫面前表现出来的是这样。

 

相识三年,走到一起。

告白的那日,切赫便是捧着一大束纯白的百合。

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花店看见它们时,就想到了他的罗西基。当然,那时还不是他的。

 

听着心电仪规律的滴滴声,切赫戴上罗西基很久以前送给他的礼物——老花镜,翻开旧得发黄的剪贴簿,照片上为他弹奏的罗西基是那样的好看,如同窗前绽放的百合。

 

Fin.

--------分割线-------

切赫头部受伤和罗西基转会到阿森纳都是在2006年发生的事情,这里在此想把这一年作为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也就是两人的初遇。

文中提到罗西基为切赫表演,指的是2010年捷克足球先生的颁奖晚会中,罗西基上台表演【想看视频戳这里】,那一年切赫得到了荣誉。我个人就是被这件事圈成切罗粉的,也是没谁了……

所以既然都提了,就贴点东西当彩蛋吧:

罗西基不仅可以坐镇中场穿针引线,抱起吉他拨动琴弦的功夫也属上乘。身着黑色衬衫的罗西基,与朋克乐队“三姐妹”同台献艺,表现得轻松自如,这与他在球场上的良好心态如出一辙。

罗西基在颁奖典礼的表演……乐队主唱哈根先生当天身披的是一件利物浦球衫,而晚会的主角则是来自切尔西的切赫。 ——《体坛周报》



↑在我的幻想中,文末的切赫(爸爸)爷爷就是对着这张照片花痴……


↑那次晚会的图。


↑这对蛮有爱的是不是(´艸`)

词穷,最后只想祝愿你们都能好好的,讨厌的病魔都走开啊啊啊QAQ!

评论 ( 12 )
热度 ( 22 )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