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米尼鱼、M4K6】人间报告

*主CP:M4K6、米尼鱼(默特萨克x科斯切尔尼、弗拉米尼x厄齐尔)

*龙套:博罗夫斯基、拉姆、穆勒、C罗、吉鲁。

*温馨提示:因为剧情需要写渣了很多人,求别揍我。恶俗套路捂脸,后期行文过于奔放导致OOC很严重。以及有CP洁癖的慎入!!!

【正文】

长颈鹿先生有一天在河边喝水,不小心喝进嘴里一条鱼。长颈鹿咳嗽好几下才把鱼吐回河里,这时它才看到这是一条眼睛特别大的金鱼。

小金鱼可能是因为脑子被卡过,非说长颈鹿是它的救命恩人,要找自己的主人来感谢长颈鹿。小金鱼的主人是一个富有的神灵,别问我神灵为什么会富有。

神灵非常宠自己家的宝贝金鱼,问也不问就说可以满足长颈鹿的一个愿望当做谢礼。长颈鹿歪头想了半天,最后说:“我想变成人,体验人类口中那美好的爱情。”

神灵笑了,挥手将长颈鹿送去人间。

小金鱼瞪着大眼睛问,“什么是爱情?”神灵皱眉想了一会说:“算了,你也跟着去吧。”小金鱼跳上主人长长的衣摆,随着他一起往大陆彼岸渡去。

【报告一】

神灵今早醒来掐指一算,是时候去接他的宝贝小金鱼和那只傻乎乎的长颈鹿了。
渡过天川河,来到轮回树前拜三拜,又挂上一串引路铃,没一会儿,人魂状态的小金鱼和长颈鹿便向神灵这边飘来。

将定神茶送到二人手中,神灵收起刚刚见他们二人时的那一愣,笑着问,“经历了生老病死,可想回来?”
两人一同说:“不想。”
“是没经历爱情?”神灵挑眉,多少人想远离那苦海,这两个孩子该不会去了一趟人间就傻了吧。
两人又是一同说的,“不是。”
神灵起了兴致,“那说说吧,长颈鹿先。”

个头高大的那一个清清嗓子后便开始叙述,“我爱上了一个叫博罗夫斯基的人,他高大虽然没有我高而且俊美,他的眼睛像榕树皮一样漂亮!”神灵心想,也就你觉得树皮好看。“我们都是警察,他的枪法却比我好上很多。我爱慕他,可我却不敢和他说。后来我的心意还没来得及说,他就被调到总局去了,我们再也没能见面。最后我因为一直忘不掉他而孤独终老。”

神灵有些哭笑不得,他问长颈鹿,“那你从这件事中悟出了什么?”
高个子搓弄着自己的脸陷入沉思,直到日刻岩上的光影指向四时,他才终于坚定了神情说:“暗恋不是我想要的爱情。”

神灵说:“好,既然你的愿望还不算达成,我会再送你去一次人间。”
长颈鹿表示完感谢之后,一旁大眼睛之人开口了,“你大概需要把我也送回去。”
神灵纳闷,“小金鱼你不是都经历过爱情,知道什么是爱情了吗?”
小金鱼有点委屈地说:“可我想知道被人爱的滋味。”
神灵有些头大,“你也是暗恋?”
小金鱼摇摇头,“我喜欢的人叫穆勒。穆勒和我是在一次万圣节晚会上认识的,他是一个充满了活力又幽默的人。和他交谈一会之后,我很快就喜欢上他了,他很懂我,我也以为我懂他。从那之后我们开始了交往,我能感觉到他是喜欢我的。”
神灵说:“这不是很好吗?”
小金鱼一脸沮丧地接着说:“可后来戈麦斯出现了,穆勒爱他。对穆勒而言,我简直就是他再爱别人的练习!”

神灵突然想去查查这个叫穆勒的到底是谁,敢这么耍自己的宝贝金鱼。但他也知道,人世间的情爱从来都分不出对错。于是他劝道,“爱情无法强求,但一次不行还可以再爱一次。你说得对,我是该把你也一起送回去。”

就这样,二人待太阳西下,山风吹过,神灵熄了秉昏烛后才再次上路。

临行前,小金鱼突然问他,“主人,你也曾做过人,所以你也是有名字的对不对,能告诉我吗?”

神灵收起烛的手在袖子里顿了一下,“都是过去的事了。”
小金鱼看着他语气严肃,“可我想知道。”
最后神灵偏过头说:“弗拉米尼。”

 

【报告二】

神灵弗拉米尼再次准时等在苦行桥边,这回他省去了挂铃的麻烦。见二人被赶去人间的群灵堵在远处,弗拉米尼就近随便找颗树靠坐下来。不知怎么,他总觉得今天还有故事可以听。

等小金鱼和长颈鹿的魂魄飘过来,都快晌午了。二人气呼呼异口同声地说:“在人间就总堵车,没想到回到这边还能接着堵。”

弗拉米尼这次递上的是凝神露,清冽的冷香令二人情绪逐渐缓和下来。
“谁让你们碰上了修灵日。”
两声感慨接在后面,“哦……怪不得!”“我就说嘛,怎么这么多灵。”

修灵日是幼灵们去人间历练的日子,幼灵是神仙和神仙所繁衍的后代,通常指小于十六岁的那些。

感慨完之后小金鱼揶揄起来,“弗拉米尼,都这么久了你也不说找个伴生个幼灵。”它陪着弗拉米尼少说也有几百年了,和弗拉米尼一起变成神的那几位可都有孩子了,唯独他对这事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
弗拉米尼揉乱了小金鱼脑袋上的头发,“不过是去了两趟人间,竟还操心起我来了。我不是说过我不想要孩子吗……”

“可我想要啊!”大高个突然来上这么一句,弗拉米尼和小金鱼都是一头雾水。

“这一次的恋爱几乎没有任何问题,我爱拉姆,拉姆也爱我。”弗拉米尼见高个子这样说,猜到几分结局。“我和拉姆都是足球运动员,他踢边卫我踢中卫。我们是在国家队认识的,他很聪明尽管他又矮又小。”

“那后来呢?”大眼睛忍不住问。
“后来他去了慕尼黑,而我去了伦敦,尽管分离可我们依然相爱。只是由于舆论,我们的关系一直是暗中进行的,并没向世人公开。”

大眼睛突然垂下眼睑喃喃自语起来,“尽管分离也依然相爱吗?”

大高个语气不容置疑的说:“是!尽管分离。”弗拉米尼瞥了一眼小金鱼,示意长颈鹿接着说。
“可是双方父母都希望我们能找个女朋友,有孩子,仿佛这样就能组成一个完美的家庭。”

弗拉米尼意味深长的盯着长颈鹿问,“所以你觉得长辈们说得是对的?”
大高个愣起神,许久后才说:“说实话,我不知道。但这是我们最后没能在一起的理由。”

“有一天,国家队赛后,拉姆来找我。他说他经过深思熟虑,认为我们不在一起对各自更好。首先我们都是自己所在队伍的队长,公开出柜影响很不好;其次我们如果等到退役后再说,家里也是难以交代。他说他不想见到父母期盼大半生却因为他没有妻儿而伤心,他问我是不是也不想见父母伤心,我当时脑子一团糟,觉得他说得对,便同意了分手。”

“既是如此,你们一开始又是怎么决定在一起的呢?”

大高个一脸徜徉地说:“是我追的他,拉姆是个有什么事都会放在心里不愿意外露的人。可能是上一世的经历给了我动力吧,这一世我不想再暗恋而终。拉姆的笑声像天川河水一样动听,我们交往的整个过程一直非常快乐。可后来我们想和家人说这事时,才发现他们对此并不赞同。”

弗拉米尼靠回树干眯起眼睛,“所以你还是觉得自己没有遇见真正的爱情?”

大高个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弗拉米尼拍拍他,“没事,那就再去一次。”说完他看向小金鱼,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已经走神半天了。“说吧,你是不是也得经历个第三次啊!”
大眼睛被吓一跳,反应过来后依旧有些愣愣地说:“是……”

弗拉米尼抬起头,透过叶间隙观察着太阳的方位。“时间还早,你也说说吧。”

和人形的灵不同,动物的魂只能在太阳落山后进入去往人间的通道。

大眼睛看起来原本没打算说的,但见主人似乎是有些担心,也就讲了出来,“他叫罗纳尔多,一个有钱的总裁。”大眼睛注意到弗拉米尼的神色有一瞬的异常,但既然主人不想表现出来,他也就先当没看见好了。

“罗纳尔多因为工作忙的关系总是出差,而我喜欢四处旅行居无定所。后来当我终于觉得想要安定在伦敦时,他却不愿意离开马德里。所谓无奈的分离,然后我们就结束了。”

弗拉米尼皱眉看他,怀疑他是不是讲出了全部。

“我向远澄天发誓,真的就只是这样。他放不下他的骄傲,我也不愿扔掉我的自尊。”

弗拉米尼突然觉得他的小金鱼长大不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决定究竟是好是坏。

“我想我们还不够相爱,不然怎么会因为分离就疏远了彼此。我希望下一次,我能遇见一个我真正爱的人,我们可以爱到奋不顾身,可以一起解决掉所有问题。”

弗拉米尼点点头,然后从袖子里摸出秉昏烛点上。等烛火一灭,他就送他们上路。

踏进往生流,二人已经还原成动物形态的魂。小金鱼游走之前回头望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弗拉米尼看起来有些落寞。

反正八九十天后它就回来了,这样想着,小金鱼跃身跳入净绪池。

 

【报告三】

这次弗拉米尼是提前出发的。他的灵力经过前两次的消耗,所余不多,满打满算只还够送二人去一次人间的了。这让他有些担心,不知二人这一世过得如何。

先飘到他面前的大高个喜笑颜开,弗拉米尼猜,这代表着好消息。他侧身看看随后的小金鱼,大眼睛的表情谈不上难过也算不得开心,弗拉米尼隐隐嗅出一丝诡异。

这次带的是清神饮,二人喝下后倍感神清气爽。大高个不禁问,“神啊!你还有多少这样的藏品?”
弗拉米尼笑道:“约百十种而已。”
大高个惊呼,“这么多啊!”
大眼睛说:“这算什么,山那边有个神,都快上千了。要不是他懒,怎么可能就这么点。”
弗拉米尼一脸「等回家看我不教训你」的样子说:“行了行了,汇报汇报吧,这一世怎么样?”

大高个美滋滋地飘上前,“我的愿望达成了,我找到了真正的爱情。”弗拉米尼和小金鱼等着他说下去。

“我遇见一个叫科斯切尔尼的人,他善良可爱又沉稳可靠,最重要的是,我们是爱着彼此迎来的死亡。”弗拉米尼看着沉浸在回忆里的某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本职是法官,他是个医生。但私下里,我是文手,他是画手。”弗拉米尼心想,难道一个写推理,一个画解剖插图吗?

“我把一些难忘的案件加以改编写成了小说,在网上反响不错。劳伦特无意间读了我的作品,忍不住画上几幅插图发在评论区,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的。”弗拉米尼忍住笑意,他注意到长颈鹿先生第一次提了当事人的名字,他以前可都只说对方的姓的。

“他总能挑中我自认为写得最满意的情节来画图,而且他每一次都能准确无误地画出我脑海中的场景,就好像他能看到我那些抽象的构想一样。后来有人看中了我的作品想要出版,我便邀请劳伦特担任画师,并就相关商讨进行了线下见面。说来也巧,我们都住在伦敦。”

好吧,看来自己之前使用灵力的时候为图方便,一直把驻留点放在欧洲大陆特别是英国上了。弗拉米尼想猛敲自己的脑袋,这种事居然也能马马虎虎到现在才发觉。

“我们都有过初恋,也都没能维持住,但这并没妨碍我们相爱。像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我们的交往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开始了。”小金鱼听到这里,投来羡慕的目光。

“约会几次之后,我正式向劳伦特提出交往的请求。劳伦特答应的那一刻,泰晤士河畔的灯光就像远澄天边的云霞一样斑斓,美得不可方物。然后我们就接吻了,那滋味如同承界树的叶子般甜美。”

“好你个长颈鹿,承界树的叶子你也敢偷吃。”弗拉米尼嗔怒完,突然问,“我记得那里有只小狐狸看管的,你是怎么吃到的?”

大高个挠挠后脑勺说:“我和小狐狸是好朋友,就……”

弗拉米尼叹息道:“原来是这样。那小狐狸约四百多天前被罚去人间,得五次轮回才能回来。”

长颈鹿先生之前去过几次都没见到它,还以为它被调走了。负罪感在心底疯狂滋生。

见大高个慌了,弗拉米尼连忙安慰说:“算算日子,它也差不多是这几天回来。等一会我带你们回去,你就可以去和它好好道歉了。话又说回来,人间的历练也不全是苦的。”

大眼睛在一旁突然哭了出来,弗拉米尼真想咬断自己的舌头,赶紧拿出手帕,给他擦擦。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没有一次好。”
弗拉米尼拍拍他,“别急,慢慢说。”

“该死的吉鲁,他从来都不会为我停留。”弗拉米尼心里的报复小清单上又加上了一个吉鲁。

大眼睛控制好情绪眼眶依旧红红的,“他在我失恋的时候出现,给了我温暖和渴望已久的爱。我知道他是个花心的人,但我以为他会为我而安定下来。可是我错了,错得离谱。他对谁都一样温柔,他和谁站在一起看起来都般配得要命。”

弗拉米尼心想,怎么渣男都让他的宝贝小金鱼遇见了。

“我们吵架,分手。他出去浪完,又回来跟我复合,而我头几次竟然都原谅了他。我想我是真的挺爱吉鲁的,不然我不会迁就他两三次。可我给他机会,他却一直改不掉,我就知道我和他没戏了。”

弗拉米尼在心里给这个吉鲁画上圈,重点对象。他心疼地看着小金鱼说:“只能说你运气太不好了。爱情虽然也有痛苦的时刻,但它终究是美好的。你还想再试试吗?”

小金鱼摇摇头说:“我累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闻言,弗拉米尼伸出手,掌心托着一小塔的梦涎香,淡色的烟雾围绕在大眼睛周身,没一会儿他便化回金鱼的模样,躲回自家主人长袍的后摆。弗拉米尼掀开一角往里看,小金鱼似乎是睡了。

大高个的脸上也写满了同情,弗拉米尼笑笑说:“它过几天就会好了,你说完吧。”话虽这样说,弗拉米尼自己心里其实也没底。

“那我长话短说吧,我也想早点回去看望小狐狸。”弗拉米尼默许,大高个继续说:“我们在一起后也遇到过家里人不是很同意的问题。主要是我这边,劳伦特是法国人,他们对这个比较开放。但好在我们说服了我父母,然后结婚共度一生。”

弗拉米尼甩了下袖子,驱走落上的小虫,然后抬眼问他,“那长颈鹿先生,如果现在问你爱情是什么,你会怎么回答呢?”

这次大高个倒回答得很快,“爱情和暗恋不暗恋无关,和有没有孩子无关,他只和相爱的人或感受到爱的人有关。爱情会让人痛苦却也带给人欢欣,爱情的承诺有些只能保证一时而有些则能伴随一世。爱情是多变的,它会变得迷茫变得患得患失但它也会变得勇敢变得荡气回肠。我想我永远也不会懂得它的全部,但起码我懂得了属于我自己的那一部分。”

弗拉米尼笑了,他问,“日后我可以把这些话说给我的金鱼听吗?”
大高个傻笑,“当然。谢谢你。”

一阵风吹过,大高个的魂魄也被收入小小的梦涎香内。
神灵弗拉米尼终于带着它们一起,渡回天川河的此岸。

 

【脱离人间报告 - M4K6线】

长颈鹿从神灵家跑很远的路才来到承界树周边,只是这一次依然不见小狐狸偷偷帮他打开园子的结界。

虽然长颈鹿先生离开了八个月,但它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只有春天,所以景色并不会像人间一样有什么换季。

长颈鹿先生有些担心,他会不会永远都见不到小狐狸了呢?他还没有道过歉……

长颈鹿在园子外面住下来。它之前总觉得这里太冷清,不愿多待。而现在,它认为安静地听鸟儿们歌唱,听泉水溪流叮叮咚咚的日子也并不是那么乏味。它似乎明白小狐狸为什么喜欢这里了。

两个月以后,长颈鹿终于再次见到小狐狸。它的皮毛依旧红得耀眼,泛出明亮的光泽。
长颈鹿把头伸过去,对着比它的头稍高一点的哨岗说:“小狐狸!我的朋友,你终于回来了!”

小狐狸似乎很意外长颈鹿在这里,脸红地点点头。它像以前一样打开门,想让长颈鹿进来,可长颈鹿却站在入口迟迟不动。

小狐狸问它,“怎么了长颈鹿,你不想进来和我说说话吗?”

长颈鹿有些羞愧地说:“对不起小狐狸,我知道是我害你去人间的,我以后再也不偷吃了。”

小狐狸捂嘴笑,“好吧,看在你居然说你再也不偷吃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不过放你进来是没问题的,安心。”长颈鹿听话地走进园子,承界园里依然有小动物们在打闹。

小狐狸灵活地跳下哨岗台,爬上长颈鹿在他脖颈处蹭蹭然后躺下来。蓬松的尾巴在长颈鹿脖子的最低端,环成红色的一圈。长颈鹿说:“小狐狸,我现在知道了,这在人间叫围脖。”

小狐狸好奇地问,“你也去了人间?”

长颈鹿甩甩尾巴得意地说:“嗯,我救了一条神灵养的金鱼,他出于感谢答应送我去人间玩。对了,小狐狸,你在人间过得怎么样?”

小狐狸摸摸自己尖尖的鼻子,对长颈鹿说:“前四次都很惨,让我觉得人间好可怕。最后一次去之前,有个叫罗西基的神灵替我向温格求情,我才算好运一次。”

温格是创造这个世界的老头,至于他是人是神还是别的什么,从没人见过也没人知道。

“你见到温格了?”长颈鹿惊呼。

小狐狸的尾巴拍拍它的脖子说:“傻瓜,当然没有啊!和任命我到这里来一样,是那个声音。”

长颈鹿瘪嘴,继续厚脸皮问:“讲讲人间的事好不好?”

小狐狸转转蓝眼珠说:“之前的就不和你讲了,我怕吓到你,就只说下最后一次的事吧,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啦。”听见对方这样说,长颈鹿先生的尾巴又甩上了。

“我爱上了一个叫佩尔·默特萨克的人。”

长颈鹿感觉呼吸一滞。

“他是一个会写故事的法官,而我是一个会画画的医生。”
“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我给他写的文画插图。然后我们相爱,结婚,终老。”
“佩尔是个认真严谨又迷糊的人,他是我遇见过对我最好又幽默十足并且充满乐观的人。”

长颈鹿默默听着,一点也不想要打断小狐狸的话。

“我觉得我可能永远都忘不了他了。”

“就像他也永远都忘不了你?”
“嗯?”小狐狸听不懂长颈鹿的意思。
“劳伦特你还记得吗?”
小狐狸在长颈鹿身上蹲起来,它刚才的话里可没说过自己在人间的名字。

“那晚在泰晤士河畔,有人对你说,希望永远记得此刻的美好。”

小狐狸先是震惊,缓过来之后掐了长颈鹿一把,小小的力道弄得长颈鹿痒痒的。

随后长颈鹿听见小狐狸说:“还装什么!不就是你说的吗!”

后续我就不交代了,长颈鹿和小狐狸从此在园子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啥的你们都懂。

 

【人间往事报告– 米尼鱼线】

某天清晨,一向喜欢赖在水里不动的小金鱼说它要出门。弗拉米尼涮杯子的手一抖,差点把松玉瓷摔碎。他连忙把杯子抓在手里,心有余悸地问:“我的小祖宗,你要干嘛去?”

小金鱼扑腾两下,把水溅到它主人的脸上说:“我去找长颈鹿玩。”说完头也不回的游走了。

弗拉米尼原想问它你和人家长颈鹿先生打好招呼了吗?就过去找人家。可还没等他开口,鱼就没影了。

弗拉米尼怔怔看着手中的玉瓷,心想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

“还能什么孽,情债喽!”

弗拉米尼赶紧用空着的那只手死死捂住罗西基的嘴,往水里看了半天才松口气说:“你就不能注意点,万一让我那小金鱼听到可就麻烦了!”

罗西基嫌弃的推开某人湿漉漉的手说:“你这叫厄齐尔小金鱼小金鱼的,还叫上瘾了?”

“嘿!我说老罗,你能不能别总什么都往外说,得亏它不在这。”

罗西基转身在亭子里坐下,无视身后人的抱怨。他又不是不懂弗拉米尼的顾虑,分明是见那小金鱼离开才现身的。

弗拉米尼端着杯子问:“喝点什么?”心想自己刚刷干净的杯子又要派上用场了。
罗西基大笑说:“还魂酿如何?”

弗拉米尼这下真生气了,堵气背身说:“都几百年了,还提那些做什么!”说完随手扔杯天河水到桌上,罗西基反而笑得更欢。

“有功夫寻我开心,不如管管你们家那恩赐的小幼灵。”

罗西基和切赫都是男的,像这种同性结合的神灵,孕育后代只能等年岁到了天来赐。

“那孩子前不久修灵日跟着去了,不劳您老挂心。”说完罗西基煞有介事的看着杯中水,感慨道:“马蒂厄你抠死算了!”

弗拉米尼搓搓耳朵假装听不见。

“我听说,厄齐尔去人间玩了几趟?”罗西基终于表明来意,可弗拉米尼似乎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他只闷声应下,没再多说。

“奇怪,长颈鹿怎么不在家?”小金鱼左看看右看看,岸上确实没有。于是便只好嘟着嘴一边吐泡泡一边游回家,幸好离得近来回也方便。想了想,小金鱼决定抄暗流捷径回去,还能偷偷吓弗拉米尼一跳。

当它从亭子下面的湖眼里涌出来时,听见的便是:我听说,厄齐尔去人间玩了几趟?

小金鱼想,这是谁在说话?厄齐尔又是谁?它没有着急游出去,反而藏在光线昏暗的亭子下面。

“马蒂厄,算我多嘴,你真的打算就这么瞒下去?”弗拉米尼还是不理罗西基。

“头三百年你说你不想让厄齐尔涉世事,只想让他做条无忧无虑的小金鱼,我能理解也没干涉你。后来你说给你点心理准备时间,这一拖又两百年过去了。是,对我们来说五百年一点都不长,可你当年答应过厄齐尔什么,你都忘了吗?”

小金鱼好像明白了,这厄齐尔大概就是自己。

“你又露出那副表情,每次我说你你都这样。这回厄齐尔去过人间,该懂的都懂了,正是最好的时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不作为?难道你当初不是因为想要告诉他过去的事情才送他去人间的吗?”罗西基的声音变得很大,想要叫醒不断逃避的弗拉米尼。

“我……不是……是小金鱼问我什么是爱情,我才送它去的。”

罗西基把弗拉米尼拽起来,“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连说出自己爱人名字的勇气都没有!真不知道你当初争那瓶还魂酿救厄齐尔的力量是从哪来的。”

“是啊,我也不知道。”

“那也该醒了吧。”

弗拉米尼下意识的循着声音望过去,小金鱼在水里盯着他,眼睛依旧睁得老大。

罗西基一看大事不妙,化作一阵青烟赶紧开溜。

“你都听我说三回故事了,也该换我听听你的,哦不,我们的故事了。”它刚才可都听到了,弗拉米尼挫败地坐回去,认命的点头,“好吧,好吧。”

“第二十次修灵日,是我第二次去人间的日子。那时我刚刚成年,需要去人间完成温格交代给我的任务——收集散落各地的灵核碎片,要求至少可以凑成十个人,并将其复原。”弗拉米尼看着小金鱼,这可能是对方唯一一次在他说话时只是听着没有故意插嘴。

“那次任务中我复原的第一个灵,叫厄齐尔。”见小金鱼转着圈游,他解释到:“对,是你。”

“因为复原灵需要注入爱,所以当灵复苏之后,一般都会爱上修灵者。但你并不爱我。我第一次到人间时,复原过三个人,无论男女他们都爱我。只有你,你和他们不一样。”

你从来都是一个有主见的人,不会一再迁就任何人。你决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人能够令你改变心意。即使现在变成一条鱼,你也总是不听我的话,偷偷溜出去。

“一开始时,你看我不顺眼我也挺讨厌你那双大眼睛的。可是没办法,你必须等我把十个人的碎片都搜集好并复原成功后,我把你们送到人间的苦行桥边接受往生流的洗礼才算彻底结束。只有神灵才能把你们送到那里,你们完成洗礼后就会忘记我,然后重新开始或人或神的生活,这取决于你们生前是什么。”

小金鱼吐着泡泡,无聊的叙述。

“我们一路吵架吵到落汐崖,那是这边在人间的一处遗落之境。荒凉、寒冷,却生长着修补灵核不可缺少的牵魂草。修好第三个人之后,草不够用了,我们便过去取。结果却遇上两族交战,最后我们合作才逃出来的。”

说到这里弗拉米尼笑了,“我记得你当时特别不情愿,但还是放心的把你背后交给我。”

小金鱼摆摆尾巴,看起来竟有些臭美。

“现在想想,我大概是从那时开始爱上你的。虽然温格派使者来通知我可以提前回家。但我真的不想浪费我们一起拼命抢出来的材料,所以我说等我修补完就回去。其实我也有私心不想回来,我尽可能的拖延时间,把本来十年就能完成的事情拖到将近十八年。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但你从来都不捅破那层纸,我也就没开口。”

“最后拖不下去了,战争爆发,我必须回去。我问你想不想和我一起走,你拒绝了。然后我说那就接受洗礼,这样你就会忘记修灵期间的事情。结果第二天,你不见了。”

小金鱼跃出水面,觉得这事挺好玩。

“按理说我是不能把你带到这里的。后来战争结束,我借口还想继续做修灵的工作,便返回人间四处找你。最终我在伦敦找到的。”

小金鱼说:“所以你每次都把我和长颈鹿送到伦敦附近?”

弗拉米尼有些不好意思,“那是我在人间记忆最深刻的地方之一,落汐崖你们去不得,所以就……”

小金鱼抢着问:“那后来呢?”

“你还想跑,但没成功。逼问到最后,你终于松口说你读了那本神灵手册。”

“什么手册?”

“神灵手册,”说着弗拉米尼从怀里掏出一个破旧的小本子,还挺厚。“神灵有自己的一套体系和规则,可因为神灵寿命太长,记忆力很差,所以每个神都有一本这样的手册。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偷看的,总之你知道我如果把你带回来,被发现会很惨。”

小金鱼调皮地问,“有多惨?”

“变成灵核碎片,散落人间……之类的。”

小金鱼说:“那还真挺惨的。”

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有幸被新的幼灵捡起来复原,或许更可能,永远在角落里不被发现,毕竟这世间的灵核多到无穷。

“你不想连累我,也不想忘记我,就跑了。”以完整灵魂的形态,在世间游荡了……很久,久到那日子我算不清。

“我让你不要担心这些跟我走,可你不听,我只好把你收进梦涎香,偷渡到这边。”

“但还是被发现了吧。”

“是……他们趁我不在,把你再次打散成灵核碎片。要是我再回来的晚点,估计你都能被他们消逝。然后我就拿之前的军功和……和某个我不能说出来的秘密和他们谈判,谈判失败就打,打完再谈。”

小金鱼突然有些好奇,弗拉米尼打仗时会是什么样。这几百年来,他从来都是懒洋洋的待在家里,似乎做什么都兴致不高。偶尔应邀出去喝酒也是往返匆匆,也许之前自己的事给他留了阴影?

“最后他们同意留下你,可你的灵太虚弱,只能靠还魂酿吊命。还魂酿太难取,不过好在我成功了。可时间过去得太久,有些损伤无法弥补,你不能再变成人形,至于变成什么就只能看造化了。幸好是条漂亮的小金鱼。”

小金鱼心想,难怪弗拉米尼之前说自己不想要孩子。接着它问,“那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弗拉米尼看起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弗拉米尼看它,知道这是激将法,依然不说话。

“多半出事之前我都一直在生你的气对不对。”

弗拉米尼惊讶地睁大眼睛。

“还有我不再是人了,你觉得对不起我。”

弗拉米尼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厄齐尔好可怕!

“拜托,你当初没能说服我强行把我带来,我当然会觉得你不够尊重我的意见!至于说愧疚,你活该!”小金鱼鼓起腮帮子,每次它生气时都会这样。

“对不起,厄齐尔。可惜我明白的太晚了。而且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我越来越难以开口。”

我不想破坏现有的一切,我更怕你知道以后还是会生气,再也不理我。

“那你现在想我怎么做呢?”厄齐尔看着弗拉米尼问。

弗拉米尼站起来,挥手让小金鱼浮在空中说:“做你自己,做你想做的。”

我爱你,所以不想再束缚你强迫你按我的意思来。我已经错过一次,而且代价这么巨大,我决不想再有第二次。

小金鱼满意地点点头,“那好,我接受这迟来的道歉。虽然我现在还是想不起原来的事,但我想留在你身边。”

小金鱼想,我也终于得到了一次真正的爱情。
希望自己日后可以想起来,过去那些荒唐事。

你问后来?后来啊,富有的神灵和他的小金鱼像之前一样,继续过着悠闲的小生活。

Fin.

(写的太狗血了我的妈呀哈哈哈哈哈……)
(补一句,算是迟来的中秋团圆贺~)

评论 ( 25 )
热度 ( 43 )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