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M4K6】魔法与玫瑰 番外-小南瓜灯

故事发生在正篇结束,虽然正篇坑其实还没填完。
传送:正篇[01-09]正篇[10-16]正篇[17-23] 这篇直接看大概也行~

 

番外:

赫特(佩尔)离开有两个多月了,蒂勒岛上的叶子从八月时的青葱已然黄成了麦子的颜色。

温格答应留给小劳伦特一段时日陪伴家人,于是他的修行定在明年春季开始。

不过以上都不是小劳伦特近期在紧张的事情。前几日小魔法师闲不住拿赫特留下的那些绿色瑰叶贿赂温格老头,好说歹说给自己争取了一次去看望德国傻大个的机会。虽说他原本的意图——“看望少年时期的赫特”没能实现,但能去二十几年后的伦敦看看也不是很亏。

 

所以现在,披着巫师斗篷的小劳伦特,终于站在了北伦敦的魔法师据点——阿森纳庄园外。

背诵着很不标准的咒语,八岁的劳伦特潜入进来,然而和他预想完全不同的是,本该人来人往的阿森纳实则地广人稀。

温格是不是诓我啊!这里哪有一堆学徒跟他学魔法?绿油油的不来梅玫瑰倒遍地都是。小劳伦特刚在心下嘀咕完,就看到一个高个大胡子搂着一位美男子从他前面不远处有说有笑的走过。

 

隐身状态下的小劳伦特激动的都要把温格的警告忘脑后去了,但好在他想拔腿冲过去叫住二人时,脚下一滑摔在了花丛里。

这下小劳伦特的智商又回来了,还好还好,奥利维尔和马蒂厄忙着谈恋爱根本没时间注意这边的情况。话说回来他们原来是这种关系吗?!怪不得自己借谢尔弓矢的这一年马蒂厄去了萨伏依,还一本正经的说什么外出游历长见识,分明是去过二人世界了!恍然大悟的小劳伦特觉得自己就这样被好朋友瞒过去了有些气愤,丝毫没意识到他自己也把赫特的事情闷在心里。

说起赫特,在过来现在的这个世界之前,温格终于告诉他赫特的真名叫佩尔·默特萨克。

小劳伦特不禁认为一直对着一个假名字做些没意义的空想的自己实在是傻透了,而更傻的是他在知道真名以后挑了一个可爱的小南瓜,在上面歪歪扭扭地刻下了「给 佩尔」的字样。

 

此刻,小劳伦特斜挎着的小布包里,正装着一个连夜赶制出来的南瓜灯。虽然有点丑,但他觉得它和傻缺傻缺的佩尔非常般配!

而且……他应该不会嫌弃到丢掉吧。小劳伦特的计划是在夜里混进孩子群,将其趁乱送给佩尔。小劳伦特知道佩尔虽然不轻易接受别人的赠礼,但对小孩子却出奇的温柔。鉴于他对自己就是这样的,那么应该会好好留下这个写着他名字的小南瓜吧!

而且这么做既不会打破他和温格说好的不许暴露身份的约定,还能够亲手把小礼物送到对方手上。这样想着,小劳伦特裹紧暗色的斗篷,继续往庄园深处跑去。

 

“阿尔塞,刚才是不是有个小孩跑过去了?”帕特·莱斯望着窗外晴朗的景色,皱着眉头问。

温格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一边琢磨着棋的下一步一边头也不抬地说:“不用管就是了。”

“那个方向……莫不是来看佩尔或是劳伦特的?”

温格伸出手戳戳对面人的肩膀,“莱斯,该你了。”

 

小劳伦特刚才被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上次这么惊险刺激还是几个月前,他和佩尔取龙舌草治病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被一个白发胖老头瞥见,小劳伦特急忙蹿到最近的墙根下溜走。他此刻还不知道,这个注意到他的胖老头,是他未来几个师傅中的一位。

 

等小劳伦特千辛万苦来到最里面的小院,火烧云已经红透天际了。回头瞧瞧身后,半分拉长的影子也没有,他一边感慨着温格的魔法真神奇一边搬来一块石头放在窗根底下。

小小的身躯踩在上面踮起脚,短瘦的胳膊使劲扒着窗沿,小劳伦特摇摇晃晃终于看见了屋里的情形,然后他就以这么一个别扭的姿势,愣在那儿脸红的一直看到太阳下山都浑然不知。

 

此后的数十年,这个场景一直印在劳伦特心里。

或许正是因为他此刻见到了这一幕,他才会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对他们的重逢如此坚定不移。

 

落日的余晖温暖了整间木屋,小劳伦特看到自己,二十多年后的自己被佩尔压在桌前,亲吻。

特别,特别的轻柔。轻柔到如果小劳伦特愿意分一下神就可以轻易看见逆光里打着卷的绒毛和飞舞的细小微尘。而他那似乎神游天外却还具有思考能力的大脑想的却是:原来自己的脸,真的可以红得像番茄一样……

 

最后是关门的沉闷声响惊醒了他。小劳伦特记得温格说过,阿森纳庄园晚上六点是会锁大门的。早就料到会有这种状况出现的老者交给他的应对方法是:从菜园的小门出去。

从菜园走出来即是汉普斯特街,据说佩尔的家就在这条街的第四个巷口。小劳伦特拍拍身侧的小包,拿着鬼画符一样的地图在人群里穿梭。

万圣夜是个无论你穿成什么样都不会有人注意到的日子,小劳伦特收起了隐身的那一套,毕竟要他维持住这个确实很累。这回一身轻松的小劳伦特跟着一群和他身高差不多的孩子哄笑着玩了一路。

 

不得不说,能尽情发出声音的感觉真好!

 

差不多直到八点左右,小劳伦特才找到佩尔住的地方。房子看起来又大又怪,围了很多好奇的孩子。大概是实在忍受不了窗前的这几个淘气鬼了,佩尔终于打开房门,扔了好几把扫帚糖果打发掉了大部分熊孩子。

剩下的一小撮,包括小劳伦特在内的,居然都是来给他送小礼物的。

小劳伦特心想:不是吧……他这么受欢迎。东张西望一会儿,他更慌了。

这些孩子手里捧的东西,无论是骷髅形状的巧克力,还是蝙蝠状的酒心糖,都要比他弄的这个破南瓜要好吃好看并且好玩得多。小劳伦特像只泄了气的皮球,灰心丧气到几乎离开,可又舍不得不去上前看看对方,于是继续忐忑的缩在队伍里。

 

没错,这群小破孩居然还排着队的给那个傻大个送礼物,好气啊!

站在队伍末端的小劳伦特真搞不懂这些人觉得佩尔哪里好,居然这么想不开,都在这里浪费时间排长队。

 

一个小女孩探过身子问他:“你要给BFG送什么呀,怎么不见你手里的礼物呢?”

“BFG?”

“好心眼的魔法巨人啊!怎么,难道你没接受过他的帮助吗?不然怎么会不知道大伙都这么叫他呢?”

“噗……”小劳伦特不厚道的笑了,这家伙哄小孩子真的很有一套。“啊!这个我当然知道。不然我也不会等在这里了嘛。”他希望这个雀斑女别再问他关于礼物的问题了。

 

队伍移动的很慢,每个孩子都想尽可能多的和BFG多聊上一阵子。他们有些会伸出手索要糖果,有的则张开双臂等待拥抱。只有到小劳伦特这里不同,他什么都没要,也什么话都不说。

佩尔很想开口告诉他你可以抬头看我的,然而就在他要开口时,对方怯生生地掏出一个小小的南瓜灯,里面的白葡蜡还是新的。他大概知道对方不愿抬头的原因了。

“哇哦!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送我南瓜灯呢!真好看,谢谢你!”佩尔满脸笑容地说,不出意外地看到小孩抬头看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灯火和掩饰不住的喜悦。接着德国人认出了孩子脸上蒙着的手帕。

他虽然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是谁出于什么原因送的,但他知道这手帕的主人是谁。

无数猜想从佩尔的脑海中席卷而过,最终留下的只有:小劳伦特在这里,在他面前。

小劳伦特的头很快又低下去了,佩尔出声问:“特意来给我送这个的吗?”

对方点点头。

佩尔忍不住蹲下来,隔着厚厚的袍子边缘,在小劳伦特的额前印下一吻,就像他当初抱着昏迷不醒的小家伙回旅馆时那样。“不打算和我说点什么再离开吗?”佩尔一直很想听听小劳伦特的声音,二十多年前他还没来得及听到就不得不回到这个世界来了。

“万……万圣节快乐,不给糖就捣蛋!”小劳伦特说完一溜烟的跑了,留下佩尔愣在原地。

 

小劳伦特一口气跑到小巷深处,在一个没人的角落捂着脸传送回了他原本的世界。当他终于觉得心跳平复,想要回家时,伸进兜里的手摸出了一块佩尔不知何时放进去的糖,包装纸上写着:惊喜的万圣夜。

而佩尔这边送走所有的小孩之后,他把收到的礼物堆在进门处,拎着小南瓜灯两步并一步地跑上阁楼,冲着劳伦特喊:“劳伦特,你看我收到什么啦!”

劳伦特蹭蹭红白色的毛衣,歪头呢喃,“原来那次是穿梭到了今天啊……”

佩尔大笑,“说真的,你小时候写字这么丑啊!”

劳伦特翻白眼,“不要就还我。你的话,就算是现在,写字也没好看到哪儿去。”

“不不不,这是我的才不给你!”

 

Fin.

各位万圣节快乐呦~

评论 ( 12 )
热度 ( 9 )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