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M4K6-How I Engrave the Cotton/雕刻棉花

默特萨克搬到汉普斯特街的那天伦敦格外晴朗。

德国人眯着眼睛从雨搭隔间摸出钥匙打开新家的大门,映在他眼中的除了空白的墙壁,就只剩下一方深褐色的矮桌。

身心俱疲的默特萨克把行李箱推到墙角,扯松领带掐腰环视了一圈,心下给过会出门要采购的物品列出一份清单。收起房东留下的巨大塑料布,默特萨克走到客厅左侧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推开窗户,果不其然落他一头灰。

从厨房顺出条抹布擦拭阳台,探出半个身子的德国人低头瞥见隔壁邻居的窗前摆了一排多肉植物,还是按大小及光谱颜色排列的。说是一排,其实也就五六盆的样子,但对于普通人来讲也不算少了。从他的方向看过去,最左边的是体积最大的耳坠草,虽然由于夏季日灼而叶色泛红,但从在正午角度摆了遮光板仍可看出培养者很细心。

默特萨克以前在墨西哥游玩时见过类似属目的多肉,也曾想过在家养一盆,无奈回到汉诺威之后一直不得空,养花花草草这类的闲事也就被搁置在脑后了。停下动作的德国人多看了几眼,忍不住去猜住在隔壁的会是怎样一个人。


再见吧,坑了坑了……

评论 ( 4 )
热度 ( 9 )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