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阿森纳多人】月晕与圆虹(01-02)

*我知道我还有四个坑没填,但是我之前答应过两位姑娘写这篇不能食言。
*CP:主-M4K6(默特萨克x科斯切尔尼),米尼鱼(弗拉米尼x厄齐尔),撸彪(吉鲁x德比希),钱萝卜(钱伯斯x霍尔丁)。
*碎碎念:全文主要情节是过气老演员默特萨克搭档当红明星科斯切尔尼拍摄了一部电影,二人在名利双收之余顺便也收获了爱情。在这个过程中,米尼鱼、撸彪和钱萝卜也有自己的故事发生,具体看文里各种瞎编。大量OOC和脑补啊,慎入…… 以及祝各位平安夜和圣诞节快乐!
传送:【正文03

 

【01】
佩尔·默特萨克已经快要想不起来他上次去工作室的情景了。
他的经纪人梅苏特·厄齐尔这几年捧起不少新星,赚到几笔大钱后立刻把自己的工作室搬进了大楼。总之厄齐尔的事业蒸蒸日上,而他默特萨克则是受益群体中的一个例外。

到达六层以后,默特萨克给厄齐尔发了条消息。
好吧,他其实还是记得上次来时的一些细节的,毕竟和现在的对比很鲜明,而他又没那么洒脱。那时他们的全部家底只有一层,还是地下,但所有人都认识他。那一年他以最佳男配的身份提名了金球奖,虽然没入围演员工会奖和奥斯卡,可之后源源不断的邀约成了他们的第一次飞跃。
紧接着两部收获颇丰的商业片,和一次提名奥斯卡的独立电影,把默特萨克推向聚光灯前。然而还没等他摸到小金人的边,连续三部差评电影彻底将他甩入低谷。更倒霉的是,他还出了车祸,眉骨上落下一道疤,被媒体们争相报道了一周后,再次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于是现在,厄齐尔打电话叫他过来谈谈接新戏的事。一路上,没有任何一个员工认出他,更别提像激动地跑过来找他要签名这种事。

说真的,谁会想不开到让一个过气又破相的德国佬来演自己电影里的主角。
他这样想,可还是来了。

 

当他站在等候区跟保安两个人尴尬对视时,一个青年人笑嘻嘻地跑过来刷卡开门冲他喊:“默特萨克先生,请跟我来。”
这时保安脸上出现恍然大悟的表情,默特萨克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他依旧板着脸走了进去。
他突然希望今天要谈论的事情能有点起色。

“半个月你都不想忍?你想想我,假期泡汤了不说,现在天天因为你被人骚扰。”厄齐尔见到默特萨克进来用手指指沙发,接着站到窗前背对来人继续讲电话:“格兰尼特(扎卡)你要是再这么翘通告就走人吧,我是好说话可我也想多活几年……嗯……对……说好了三天内啊!下次你再跑路,经纪人电话那栏就写个空号,这样我也落个清闲是不是。”挂电话之后,厄齐尔也走过来坐上沙发,端起面前的茶杯道:“卡鲁姆你看看,你心怡的老前辈这几年在家待成什么样,瞧瞧这胡茬,难怪小报记者说你跟刚下诺曼底似的。
默特萨克直翻白眼,“不是吧,竟然还有小报愿意写我?”
名叫卡鲁姆的青年人站在门口把工卡扔到厄齐尔的办公桌上,自己在沙发对面坐下来准备看戏。
“是啊,奇怪吧!”很久没见过面,默特萨克觉得厄齐尔看起来和以前很不一样了。“你怎么不问问我花了多少钱呢?”
“莫非你要破产了?什么时候对钱这么上心了。”默特萨克说完也没心思喝茶了,已经沦落到被小报报道的事实显然对他打击不小。
厄齐尔眼皮垂下,心不在焉地说:“你倒是对事业上心,怎么不继续在家窝着?”

……沉默。
卡鲁姆见两人都不讲话了,掏出小本子说:“默特萨克先生,给我签个名吧!”
“你可别给我丢人了。”厄齐尔捂着脑袋说。默特萨克大笑着接过笔划拉两下,他上次签名还是在医院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
卡鲁姆拿回本子,看了看,“太丑了,明天我给你个新的重练。”
默特萨克瞪眼看着厄齐尔,希望对方能给他个解释。
厄齐尔大眼睛一瞥,一副“我要破产”的样子。
青年人把本扔回包里,伸手过来说,“你好,我是你的新私人助理,我叫卡鲁姆·钱伯斯,英格兰人。”默特萨克不敢伸手,实际上,他才是破产的那个,哪有什么钱雇新助理。
“免费的。”厄齐尔边打哈欠边说,“你的迷弟,说自愿给你打三年工,等你情况好转了之后多给点就行。”

默特萨克挑眉,心想自己的运气点这就来了?

“当然,我没那么无耻。”说到这里,厄齐尔不禁笑起来,“现在你还是归我管的,我可不想落下个过河拆桥的恶名。这样,我先替你付一段时间的薪水,你最好指望你能重新火起来。”圈里谁都知道厄齐尔是怎么发家的,也都知道默特萨克现在什么样。
默特萨克一边跟钱伯斯握手,一边冲厄齐尔挥拳,“行了,赶紧谈正事,难得你能想起还有我这么一号人。”
厄齐尔把几份文件往茶几上一摔,动作不是很大但足以表达他一直以来的怒气。“拜托!是谁几年前哭着求着叫我不要逼他工作的?”
“我只是需要时间。”
“现在时间过去了,你好了吗?不,你一点都不好。我已经和德尚谈了,他们打算让吉鲁演那个角色。”
钱伯斯在一旁掏出手机开始谷歌,默特萨克摊手,“他俩是老乡嘛。”
“这是重点吗?”厄齐尔被气笑了。
默特萨克罕见地开始谈论起自己的同行,“德尚究竟怎么想的?就吉鲁那个家伙,演谁都像他自己,他能演好一个乐天派老男人?”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说实在不太好,于是换了个方向继续,“我想象不出会有谁比我更适合那个角色。”
“事实上我也这么想,但是德尚和吉鲁以前合作过,而你……”
默特萨克知道事情又绕回到他当初的决定上了,只好撇撇嘴,“你不可能只为了这么一个坏消息找我过来。”
“有个性爱用品公司想找你拍新一季产品的广告。”
“噗……”默特萨克知道今天这茶他是喝不下去了,“说真的,梅苏特你去把吉鲁签过来吧,他简直万能。”
厄齐尔面露惊恐连忙说:“不,我打算把这个机会留给热罗姆(博阿滕)。”
“你存心的。”默特萨克不打算再发表什么看法了。
“卡鲁姆,资料弄好了吗?”见到钱伯斯点头,厄齐尔说:“勒夫有个二战的片正在筹备。”
“他不是从来不碰战争片的吗?”默特萨克大张着嘴巴问。
“是,所以我觉得你会感兴趣。主演暂时还没定下来,我听制片那边说可能会找菲利普(拉姆),他们现在比较希望你能出演男配。”
默特萨克眼睛一亮,“剧本呢?剧本写好了吗?”
“还没有,目前还在拉人。”
“那还远着呢,告诉他们出来剧本再说。”
“行。此外温格的助手打过电话来,他们想找你主演他们手头的一个项目。”
“纪录片还是传记片?大名鼎鼎的温格居然能看上我,这还真是荣幸。”默特萨克说这话是真心的,法国倔老头可是业内出了名的工作狂,同时跟他合作过的人又都对他赞不绝口。
厄齐尔抬抬下巴,意思叫他听钱伯斯说。
“讲特工的。”
“额……特工简史?”除了这个他想不出别的。
钱伯斯嫌弃地叹气说:“两个特工的日常生活。有女主角但是戏份不多,双男主设定。”
默特萨克笑了,“特工还能有日常生活?那得多无聊。”
“是啊,所以你要是接了的话,就得为冲奥做好准备。”钱伯斯突然从手机屏幕前抬起头,浅绿色的眼睛盯着默特萨克看,里面包含着不言而喻的期待。
默特萨克下意识地回避,低头摩挲着骨瓷杯的边缘。他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也知道这是个绝佳的好机会,但他确实安静了太久,有些事做起来可能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轻而易举。现在这种状态下,他真的要接这种容错率非常低的片子吗?

钱伯斯还想要具体说说剧本的内容,厄齐尔挥手叫他等一会。
默特萨克时隔这么久终于想要继续演绎的道路,厄齐尔可不想在这个时间节点操之过急把人给逼回去。生气归生气,说到底他是默特萨克而不是别人。厄齐尔的朋友是不少,但这一个他是不可能不管不顾的。

默特萨克曾经在片场对他伸出手打消了他的全部顾虑,现在,厄齐尔觉得是时候拉对方一把了。

厄齐尔的手搭上默特萨克的肩头,被吓一跳的默特萨克扭头看他。
“你有天赋,这里人人都知道。你说我人缘这么好,天生就该做经纪人,那我以一个经纪人的身份告诉你:我的眼光总是比任何人都准,而你是我这里最优秀的演员……”默特萨克抿嘴想笑,厄齐尔补上抻长了的话头,“之一。”
默特萨克再次低下头,和刚才不同的是,他一边摇头一边微笑。

“卡鲁姆,我说的对吗?”
“当然!默特萨克先生直到现在都是我心里最棒的演员!”钱伯斯笑起来的样子特别甜,要不是他执意想做幕后人员,厄齐尔真有想过把他推成小鲜肉。

默特萨克搓搓脸,“那好,我先回去读读剧本,然后给你打电话。”厄齐尔笃定地说:“你一定会想演这部戏的。”
“你不生气啦?”默特萨克有些心虚地问。
“我生气管用?只要你别像格兰尼特一样整天给我添麻烦就行。”厄齐尔一想到那个任性玩失踪的瑞士人就觉得头大。
钱伯斯在一旁穿上大衣,也准备跟默特萨克一起离开。

“对了梅苏特。”
“什么?”厄齐尔正要伏回桌前看新合同。
“备选有风声吗?”默特萨克的表情很认真,厄齐尔犹豫几秒后捋了一下耳旁的头发说,“据我推测……施科德兰(穆斯塔菲)的可能性很大。”
默特萨克皱眉,“《发条战记》里的那个不太大的孩子?”
厄齐尔按着太阳穴哭笑不得地说:“佩尔,回去叫卡鲁姆给你补补课吧!汉诺威避世的日子纵然是好,可你现在居然连眼下谁最火都不知道。”
“起码我现在知道施科德兰什么样,不然他怎么会排在我后面。”
“卡鲁姆你赶紧领他回家……”厄齐尔觉得他需要一个人待会。
钱伯斯掏出工卡,推着默特萨克走出办公区。走廊里,德国人还问他:“现在最火的谁啊?不是咱们公司的艺人吧。”不然厄齐尔哪会是这种语气。
钱伯斯给他叫来一辆车,上车之后告诉他:“对,不是咱们公司的,”说着掏出手机给默特萨克看,“就是这个人,劳伦特·科斯切尔尼。”
默特萨克第一印象觉得这人不太像是会爆红的那种演员。
“给你看照片呢,是希望你能记住他。如果温格的这部戏你接了,双男主的另外一个人就是他。”
默特萨克开始慌了,这已经不是走运的问题了。他点开钱伯斯刚发过来的邮件,打算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故事,而温格又是因为什么挑中了他。

 

 

【02】
劳伦特·科斯切尔尼正在一间咖啡厅里焦急地等着电话。
非休息日的大厅人很少,外面风起云涌看起来离下暴雨不远了。科斯切尔尼在角落里把衣领翻起来,他觉得似乎有人在往这个方向看,希望不要是有狗仔发现他。

铃声响起,科斯切尔尼迅速按下通话,“喂?”
“劳伦特,温格那边的人通知我说佩尔·默特萨克确定入组了。你还想演吗?”
科斯切尔尼下意识地叹了一口气,“温格和他的团队都决定好了,事到临头你还折腾什么。洛杉矶不是米兰不是伦敦,更不是巴黎,没人在乎那些不实际的东西。”
弗拉米尼听出对方的急躁和心不在焉,话头一转问道:“那就这么定了。詹妮弗还是不想见你?”
“兴许她现在正试图给我打电话想要挽回。”
“那你回头有空记得找我,份额的事还需要敲。”
等他挂断电话,发现詹妮弗真的发来一条信息写着:你等我,我过去。
带着笑容看向窗外的科斯切尔尼那时还不知道,他破碎不堪的恋情即将彻底结束。

就因为你是个该死的破演戏的?——这是吉鲁知道以后的提问。
而对科斯切尔尼来说,这事使他头一次质疑起自己对待事业的态度,审视起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火。比方说现在满世界都是他和多年女友分手的消息,而从职业性上来讲,这些记者也没什么不对。但他依然对此感到怒不可遏:人们凭什么对屏幕之外的他,他的私生活指指点点肆意评论,甚至是恶意揣测。

另外一头,默特萨克这边也看到了有关科斯切尔尼与女友分手的消息。
钱伯斯刷出新闻的第一时间就给厄齐尔打了电话,厄齐尔叫他等消息。虽然这事说不好是谁的问题,但科斯切尔尼显然已经在风口浪尖上了。戏还没拍,风波就来了,难保不会出点什么意外。
三日后钱伯斯接到回复,和他预想的一样,拍摄日期被延后了。他准备上楼告诉默特萨克,这套小别墅的主人自从那天跟厄齐尔谈过之后就没下过楼,连钱伯斯说自己要搬进来,德国人都只是给了他几把钥匙,随后立刻关上了门。

他问过厄齐尔这正不正常,大眼睛德国人告诉他:都赖车祸,佩尔才不能靠自信更加美丽。
钱伯斯心想:这公司里都是些什么人。

“前辈,新的日程表我发给你了记得查收啊!”钱伯斯站在门口喊。
“门没锁,你进来。”钱伯斯闻声进去,顺便把外卖也搁在桌上。
“不是说过叫我佩尔不要叫前辈了吗!我胡子都刮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默特萨克放下手里的资料,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是是是,啥你都管。”从言谈举止到发邮件格式,这几天默特萨克没少摧残钱伯斯。
“你现在是我的人,我当然得管。梅苏特交代过了,这是你第一次给明星当助理,让我好好教你。”
“过气明星。”钱伯斯强调。
“过气明星也是人!你遇见别的过气明星也这么随便,将来只会死的更惨。”钱伯斯想:哦,所以你还知道我现在被你折腾的和死了差不多一样惨。
“下周之前给我找个人来。”
钱伯斯警惕地问:“干什么?”
“健身啊!你觉得我肚子上的这些赘肉能套进紧身衣上去拍打戏?”
“看来你一天天也不是什么都不想嘛……”
“臭小子,你真的是我粉丝吗?一点都不尊重我。”
“我是啊!我怎么不是!”钱伯斯煞有介事地说,“我以前可喜欢你演的戏了,连舞台剧我都去看的现场版。”
默特萨克放下叉子问:“以前?”
“现在你在我心里的形象,还不如厄齐尔老板,虽然他看上去总是一副什么都不管的样子。”
“那你厄齐尔老板当初还是我挖掘的呢!”
“既然你这么有眼光,干嘛不自己开个艺人工作室骨干培养中心?”
默特萨克愣住了,钱伯斯也突然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后来德国人干瘪瘪地笑笑说:“我想我还是不能放弃演戏,我做不到。”

钱伯斯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但依然为自己追星追了眼前这个人而感到庆幸不已。

马蒂厄·弗拉米尼和温格的团队交涉完后直接坐车去了科斯切尔尼家。
好在温格愿意为了主演的状态恢复而等上几个月,同时默特萨克那边完全是一副你们爱怎么来就怎么来的状态。弗拉米尼也不是第一次和过气演员的团队打交道了,但他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和气又随便的代理人。通常来讲,过气人群总是气急败坏且有意无意爱端架子的,当然也有可能因为他是在代表科斯切尔尼,所以这些人不敢和他叫嚣什么。但他还是觉得整体素质这种东西装不出毫无破绽的样子。
正想着,手机提示音响了。弗拉米尼点开一看,梅苏特·厄齐尔的好友申请。
会议结束时说好加一下联系方式的,他给忘了,这个厄齐尔看起来很懒散却意外蛮靠谱的。弗拉米尼通过申请后告诉司机开快点。剧组现在凑得差不多了,就差科斯切尔尼了。

弗拉米尼到的时候,玄关处已经有双访客的鞋子,他走进客厅正好看到奥利维尔·吉鲁对着一桌子垃圾食品大吃大喝。
“你今天不是该去拍杂志封面的吗?”弗拉米尼说完四处看了看,科斯切尔尼大概在厨房里忙活着。
“我的lolo都失恋了,我哪里还有心情工作啊!”说话者一脸义正言辞,脸不红气不喘。
“你知道他失恋了还叫他给你做饭!”弗拉米尼觉得自己还是管吉鲁管得太松。
吉鲁有点委屈,“我不够吃嘛,再说劳伦特做的汤这些垃圾哪里比得上……”大个子渐渐凑到弗拉米尼耳边低声说:“我不叫他做点什么,他看起来更糟。依我看你就不应该推迟拍摄,他现在最不适合的就是一个人待着。”
弗拉米尼也压低声音说:“情况变得更糟了?”
“我现在看lolo一闲着,我就害怕。特别当他回卧室看到詹妮弗的东西的时候,我都不忍心说下去了……”吉鲁闭起眼睛,活像吃了青柠。

“马蒂厄你什么时候来的?”端着汤的科斯切尔尼问,两个人匆忙转过身子冲他傻笑。如果是往常,科斯切尔尼一定会问他俩在偷偷商量什么,但是现在,科斯切尔尼仿佛对什么都不关心,只是把汤放在桌上叮嘱吉鲁等凉一点再喝,接着像个幽魂一样晃回了卧室。
“你要不给温格他们打个电话说明天就去多伦多开拍吧。”吉鲁不忍心地说。
“你还指望他拍戏?我怀疑他现在去和默特萨克一起读剧本的话,温格都会刷掉他而不是那个落魄傻大个。”吉鲁听完也不出声了,他承认弗拉米尼说的在理。

“德尚那边叫你什么时候去报道?”
“下周三。”
“自己上点心。”很多人都不看好吉鲁能演好这个片,弗拉米尼看过那些无病呻吟的评论家所做出的预判,但如果吉鲁只会演风骚男的话,他当初就不会把他招进来。
“我知道。等着看吧,我会变成你第二棵摇钱树的。”
弗拉米尼只是淡淡地说:“幸好你一直单身,不然我真怕你出名之后也和劳伦特一样。”
见到老板有些伤感,吉鲁耸耸肩自嘲,“得了吧,哪个女孩会真的想要嫁给我这种人。”烂片约会王的魅力担当,从来都只适合被观众拿来脑补而不是作为终身伴侣。
“女孩不行,那就男孩。”弗拉米尼知道吉鲁是想让他高兴点,便也顺着这个毫无营养的话题说了下去。
“男孩的话,我一定要找个内向的,会写剧本的。样子嘛,不需要太好看,对我好就行了。”吉鲁半开玩笑地说。
“对你好?是给你写个量身打造的剧本还是内向到除了你都不对别人温柔?”弗拉米尼有时候觉得做人活得像吉鲁这么简单未必是件坏事。
吉鲁摸摸休假期养得浓密的大胡子说:“两样都做到那不就更完美了嘛!”
弗拉米尼丢下他,打算去看看科斯切尔尼闷在卧室里做些什么。

卧室拉了窗帘光线昏暗,弗拉米尼在门缝里望见科斯切尔尼睡了,他决定还是明天再来谈新戏的事情。
可实际上,闷在被窝里的科斯切尔尼正一边戴着耳机听歌一边把脸深深埋进枕头,好几天都没合眼。

吉鲁送走弗拉米尼后,强行把科斯切尔尼从屋里拽到书房,说他就要和默特萨克拍戏了,应该先了解一下对方的戏路,以免日后相处起来尴尬。当吉鲁在电脑前犹豫着不知道看哪部电影时,科斯切尔尼突然开口了。
“就看那部《总有一天说再见》吧。”
吉鲁翻了翻,还真有,他还发现这是部很久以前的作品,而那时没人知道默特萨克是谁。

吉鲁也没说什么,既然科斯切尔尼想看,放就是了。
结果看到后来,他们都哭了。

 

TBC……

备注:K6的女朋友詹妮弗是我随便取的,不想带入现实里的6嫂。

评论 ( 15 )
热度 ( 44 )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