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阿森纳多人】月晕与圆虹(03)

*文中所有内容都是虚构的(无论是人还是电影)均与现实无关。
*详细说明及前文戳:【月晕与圆虹01-02】 以及我把前两小节里的厄齐尔做了修改,虽然还是挺崩的。唉……都是我设定有问题的锅。

【03】
三个月刚好过完夏天进入初秋,科斯切尔尼成功在家躲过了所有灼人的热度。
弗拉米尼前几天通过视频电话问科斯切尔尼可不可以试镜,科斯切尔尼也正想和他说这事,怎么可能会有制片人通情达理到愿意在马上要开前期制作会议时才安排主演试镜?就算温格的团队选角一向稳妥,但日程和预算等问题也总要有人在监制背后撑腰。如果没有很主观的因素参与其中,谁会心甘情愿冒这么大风险?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科斯切尔尼认为那个一直没露面的主要合伙人应该不是弗拉米尼。

但问题是,除了弗拉米尼还有谁能拿得出这么多钱,就为了一部不入流的特工电影。顺便一说,这部电影还有个不知所云的名字,叫《巨石的背面》。
厄齐尔?是有可能。但要是默特萨克那边有这么多钱,多砸几部商业片高调宣布回归岂不是更好?科斯切尔尼把自己的推想和弗拉米尼简单讲了讲,谁知对方告诉他:“其实你猜得八九不离十,但合伙人不是一方而是两家。”
还没洗漱的科斯切尔尼在笔电屏幕前眉毛拧得纠结,“你的意思是……你和厄齐尔都是?”对面的人挑眉。
“马蒂厄你疯了吧!这事要是在电影上映前被曝光了,人们只会说咱们两家毁了这部片子,到时候可没人在乎老爷子这块金字招牌把戏拍成什么样。”科斯切尔尼等人和温格的关系一直不错,私下里大家都叫他老爷子。
弗拉米尼听完只是扯扯领带,看上去并不紧张。“过一阵会有通告宣布我们加入制片方,至于厄齐尔那边,虽然资金是他个人出的,但公众看起来只会觉得是一个西班牙人心血来潮。”

科斯切尔尼一头雾水,这次投资方的成分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

“既然你问了,索性都告诉你。只是你以后和那个德国高佬独处的时候,可不要露出端倪。”
科斯切尔尼开玩笑说:“先不提我和他能不能聊到一起去,就算我们相处得来,我也不是那种多话的人吧!”
“所以这类话我从来不说给奥利听。当然,他也不问。”公司人人都知道吉鲁的佣金付得最高,因为他堆给助手和经纪人的事情最多,不过相应的,他也是最好应付的那个。
科斯切尔尼裹紧一点毯子说:“可他也不傻。”
弗拉米尼点头,“厄齐尔找来一个叫拉莫斯的人顶替了他的名头。我之前查过,这个西班牙人一直从事音乐领域,旗下团队的作品也都很不错,没有问题。”像这样可疑的事情,没人会视而不见。

“你觉得靠谱就成,”科斯切尔尼摸摸下巴突然又想起来刚才没说完的话,“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想让默特萨克知道?”
“我也不清楚。”还真是怪了,世上还有他弗拉米尼不知道的事情。科斯切尔尼不信但还是听对方继续说下去。“洽谈会上厄齐尔看似心不在焉,但在最后签合同之前强调了一句有关这事的保密条例,他还特别提到尤其是对他家的艺人,也就是默特萨克。”
“他的意思是整件事,还是他自己?”二者的区别在于:是保密厄齐尔出钱的事,还是连同拉莫斯这个人一起保密。
“只是他。依我看,他非常不想默特萨克知道他投资的事;同时这样一来,你之前担心的状况也不会出现。”弗拉米尼的表情看上去居然有几分赞赏。
科斯切尔尼想了想说:“有点胡来,但和我们关系不大。”
“对,所以我也好奇。”弗拉米尼知道科斯切尔尼的意思,特别是找别人来帮自己花钱这一点,业内很少有人敢这么做,但这个不声不响的厄齐尔就做了,还做得很奇怪。
科斯切尔尼靠回到椅背,琢磨了一会开口道:“看来厄齐尔抛弃老东家的传闻可以不攻自破了。”恰恰和谣言相反,厄齐尔对默特萨克可说得上是以诚相待。
“还有。”弗拉米尼提醒。
“厄齐尔人好的说法在你心里坐实了。”科斯切尔尼伸出食指点点桌面,笑容有些不怀好意。

弗拉米尼则毫不避讳,“很难得不是吗?”
确实。但科斯切尔尼没忘记他这次谈话真正想问的事情。在弗拉米尼打算关闭页面前,科斯切尔尼出声问:“马蒂厄,要是我没和……詹妮弗分手,你……”
“是。这样做把握才更大。”说完,弗拉米尼合上了电脑。

不成为制片方的一员,哪有资格要求所有人只为了一个主演干等三个月。
这下他科斯切尔尼又欠了弗拉米尼一份人情。

试镜这天科斯切尔尼差点迟到,他的助理加布里埃尔因为早起发现感冒临时请假,导致他只好一个人叫车过来,结果遇上堵车。
于是匆忙之间,科斯切尔尼走丢了。他在约好的楼层转了几圈,终于看到一扇门前挂着“化妆间”的字牌,打算推门进去找人问问。
敲了几下没人应。法国人随手按下门把手,居然开了。

科斯切尔尼和默特萨克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似乎不太好。

默特萨克显然没想到会有人到这来,正在抽烟的他一下子呛住了,接着开始猛咳,咳得科斯切尔尼感觉自己的肺都疼。
“抱歉……我,迷路了。”科斯切尔尼不好意思的褶子里夹满尴尬。
默特萨克更不好意思,他本来是想一个人偷偷躲在这抽口烟缓解下紧张的,谁知道这么不巧被他日后的搭档给撞见了,嗯……姑且算是。“不,你来得正好。”默特萨克的笑容很有感染力,科斯切尔尼的情绪稳了不少。德国人掐灭烟头,站起来领他往外走,边走边说:“场子已经布好了就在拐角那边,帕特•莱斯打算让我们随便来一段,不长,五页纸。”
科斯切尔尼走在默特萨克身边才觉得这人真的挺高,“温格呢?他不在吗?”
默特萨克告诉他,“好像剧本作者和编剧那边出了岔子,莱斯先生说回头会把录像发给他的。”
科斯切尔尼点头表示知道了。他本来是想和温格道个歉的,毕竟是因为才他耽搁这么久。

“那个……你的病是全好了还是好得差不多了?”高个子的样子有些犹豫。
科斯切尔尼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总得有点借口,病假当然最管用。“差不多了。”他现在开始庆幸自己前一段时间过得乱七八糟,样子看起来确实很像大病初愈。
默特萨克挠挠脸说:“我不是很了解胸腔积水,听说这种病怕冷。过几天要降温,记得多穿一点。”
“我会的,谢谢。”说完他在心下嘀咕:好吧,原来我得了胸腔积水。

科斯切尔尼看见拐角尽头有个年轻人挥手叫他们过去,估计那里就是临时片场。
默特萨克突然对他说:“糟糕!我还没自我介绍过。佩尔•默特萨克,叫我佩尔就行。”
科斯切尔尼笑,“劳伦特,劳伦特•科斯切尔尼,”说着握上对方伸出的手,“我特别喜欢你的《圆虹之日》,你在里面表现得实在太好了!”
走在前面的默特萨克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科斯切尔尼在对方脸上捕捉不到一丝情绪,下意识地辩解起来,“呃……我的意思是,你的其他作品显然也很不错,不过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科斯切尔尼说着说着发现默特萨克的表情逐渐松懈下来,所以他也适时停下了。
“很好,”默特萨克咳嗽了一声继续说:“我是说,你能喜欢这部片子很好。”说话人此刻看上去心情不错,但科斯切尔尼却觉得他的笑容里带着勉强。“你也能猜到,人们总会跟我说《发条战记》有多棒,就因为它入围过金球奖。”科斯切尔尼也跟着吐舌头,“好像你这辈子只拍过这么一部戏。”接着他们一同笑起来。
原本站在临时片场门口的钱伯斯走到他们面前说:“看见你们聊得这么愉快我也很开心,但是场地执行人已经在催了,他说一会还有别的剧组过来,叫你们抓紧时间。”
钱伯斯的话基本上是对着默特萨克讲完的,话到末尾才转头朝向科斯切尔尼。“你好,我是佩尔的私人助理卡鲁姆•钱伯斯。”
“你好,我是劳伦特•科斯切尔尼。我助手今天不在,你有事可以直接和我讲。”
“好,那等试镜结束后我们再谈。”钱伯斯说完侧过身子,两个人朝着拐角快步走去。

结果临进屋前,两个人不约而同都停下了。
事实上,这场试镜的初衷很明确:看看两位主演搭戏能不能擦出火花。如果能便皆大欢喜,而一旦效果不好,换掉科斯切尔尼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当然,弗拉米尼负责的艺人还有很多,说不定哪一个就会被温格看中,即使说无法保证自己人主演,那么根据已知的业界定律「投资温格的作品几乎等于稳赚不赔」,弗拉米尼依然可以收获一笔不小的报酬。
科斯切尔尼很清楚眼下的情况照理说不用太在意结果,可他却驻足了,因为他很在乎这一次的机会。首先这次的角色和他一贯的荧幕形象反差非常大,可以说很有挑战性;其次,已经有很多风言风语说他会退出演艺界,而他原本不在意这些话的,他在乎的是他意识到自己的确因为私事影响到了工作,而这是他在原则上所无法接受的。
至于默特萨克就很好猜了,一时之间突然冒出的胆怯。

正巧这时门开了,走出来一高一矮两个人,高的那个带着一顶坦克帽。坦克帽说:“杰克(威尔希尔)你确定通知的是十点到吗?”叫杰克的人回:“绝对没错!我还特意……这不来了吗!”科斯切尔尼和默特萨克二人对视了几秒,接着默特萨克开口说:“抱歉,请直接开始吧!”
坦克帽拍掉杰克很没礼貌的指着人的手臂,职业性地微笑说:“二位跟我进来吧,为了节约时间我们直接安排的双机位,你们只需要演一遍就可以了。”话到这里,坦克帽已经带着堵在门口的几个人走到了场地中心机器能够覆盖到的位置,威尔希尔和钱伯斯自觉退到一旁,不远处几台扎堆的电脑后面探出来一个光头喊:“本子呢?把本子拿给他们过一眼。演一下超市对话那段,五分钟准备够不够?”虽然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但二人还是点头了,于是光头继续喊道:“照明两分钟之后开,先不要打光。”

“博尔德现在怎么也跟老爹一样抠了。”威尔希尔一边收道具一边嘟囔。钱伯斯本想借机会搭话,不料手机却响了。一看是厄齐尔打来的不能不接,钱伯斯只好拿着手机去外面的走廊。听电话时,恰好几个人前后簇拥着一个长相还不错的英国人路过。英国小哥正和身边离得最近的一个人说话,接着还笑起来。钱伯斯觉得有些好看,一时间竟忘了听电话那头厄齐尔在说什么。
一行人走得挺快,钱伯斯在他们过去以后连忙凑到附近两个花痴女身后,如愿得知了英国小哥的名字:罗伯特·霍尔丁。

TBC……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