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钱草】猫怎么吃鱼(03)

*主钱草(阿森纳-钱伯斯x拉姆塞)。背景虚构!
副CP:米尼鱼,M4K6;酱油:阿森纳一堆人出没。
传送门:【正文01】【正文02】【正文03】【正文04】【正文05

正文:
科斯切尔尼仿佛在敲门时听到切赫在说话,可当他回头时只看到远去的背影。打开门的威尔希尔问他:“劳伦特,你怎么了?”
“没什么。”大概是幻听吧,科斯切尔尼分神想。然而进屋见到的人却让他大吃一惊。

太像了。

钱伯斯在窗前转回身,也愣住了。霍尔丁察觉出气氛不对,却不知缘由,只好站起身礼貌地打招呼:“前辈你好,我是罗伯·霍尔丁,这位是我的朋友卡鲁姆·钱伯斯。”

科斯切尔尼一时间竟忘了回握,急急走上前问:“钱伯斯?”

“是的,我爹说这样就很好。”

他还真是……原句奉还了啊。科斯切尔尼想。

威尔希尔戳戳他,“队长,罗伯和你说话呢!”科斯切尔尼收好情绪,为自己的失态道了歉。聊过一会,科斯切尔尼不再神经兮兮。不过当得知眼前的两个孩子要加入阿森纳时,他再次敏感地表示了拒绝。

“劳伦特你不能因为老爹不在就独断专行!”威尔希尔想不通为什么不行。
“别白费力气了,他父亲不会同意的。”

威尔希尔坚持,“可只要你……”

钱伯斯走过去拍拍威尔希尔的肩膀示意他停下,接着对科斯切尔尼说:“我本就该属于这里,不是吗?”
门外正要叫他们下楼吃饭的拉姆塞停下了将要敲门的手。

科斯切尔尼纠正他,“从来没有该不该。就算有,也是不应该。”钱伯斯见科斯切尔尼有些动怒,于是软声说:“总之,现在问题出在你和我爹身上。你们该好好谈谈。”从认出科斯切尔尼开始,钱伯斯就预感到话题会进行到这一步。
气氛十分压抑,拉姆塞适时敲响了房门。

“赫克托已经拿好东西出门了。”拉姆塞说完,目光扫了一眼科斯切尔尼,“晚餐备好了,各位请下楼。”
威尔希尔拉起霍尔丁说:“剩下的事留到明天再说吧!先吃饭,吃饭。”钱伯斯路过拉姆塞时,冲他笑了笑。拉姆塞觉得他之前大概是遗漏了什么细节,因为他看不懂对方笑容里所藏匿的部分。今晚除了威尔希尔以外的所有人都有点反常,看来事情没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拉姆塞握上门把手往外走时才发现科斯切尔尼竟然站在门口注视他有一会了,掌心突然一阵冰凉。
科尔尼庄园的主人阿尔塞纳·温格在某些事上固执又保守,比如现下走廊里用的都是些锈迹斑斑的煤灯。要是换作几年前,没人会对此有异议。但今时不同往日,阿森纳补上财政亏空后还有不少的富余,完全没必要再留着残破的旧物装点居所。
可温格说什么都不肯换下它们。
拉姆塞看着站在暗处的科斯切尔尼,后者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眼神闪烁。
“你……最近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科斯切尔尼看起来还是有些苦恼,样子像思绪很乱不知从何问起。
拉姆塞皱眉:“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科斯切尔尼暗自松出一口气,“没什么,天冷注意注意身体”说完迅速离开了。
拉姆塞锁上门也跟着下去。他还没打算问什么,这人就急着躲。绝对有问题!

因为卡索拉跟着温格出门了,晚饭是扎卡搞出来的,味道还算将就。当然了,对于钱伯斯来说,只要不逼他吃他爹做的东西,吃啥都香。
席间大家聊得很开心,阿森纳众人热情亲切地接待了他们,仿佛每个人都很喜欢新来的两个小家伙。就连科斯切尔尼和切赫也看起来心情大好,好像此前的反常从未出现过。拉姆塞饭后把钱伯斯和霍尔丁安排完就回屋洗漱了。

他做了梦。
这个梦和拉姆塞平时的梦很不一样,他什么都看不清。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很乱的地方,而他的面前有人。
梦里他很想喊,出声却变成了呜咽。
梦醒前的最后一个场景,他看到自己在一片废墟里抱着光。
拉姆塞被走廊的声音吵醒,他睁开眼后立刻又闭紧了它们。昨晚睡前忘记拉窗帘,日光此刻正透过老旧的窗子灼痛着他的双眼。感觉到指间有鼻息,他想应该是光跑上床在舔他的手。

然而走廊的声音还是没停,拉姆塞的眼睛适应了之后,顺手抓起床单围在腰上打算开门看看。大清早的扰人清净,威尔希尔可能又在搞什么名堂。
拉姆塞开门时,钱伯斯敲门的骨节正好敲到了他的脸上。
“啊……不好意思。”钱伯斯看起来非常开心,拉姆塞看不出他哪里觉得抱歉。
拉姆塞靠在门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问:“什么事?”讲实话,他是有起床气的。
“我们那屋的壁炉坏了……”钱伯斯说完,还指指隔壁屋门口灰头土脸的霍尔丁。
“你们先去楼下大厅,我叫人来修。先别回去了。钱伯斯听完点头,却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他的视线一直在拉姆塞赤裸的皮肤上徘徊,后者意识到后突然红了脸。
“阿龙,你的肌肉好漂亮啊!”钱伯斯感慨完还想要伸手,威尔士人情急之下慌乱地关上了门。

钱伯斯杵在门前若有所思,刚才跑到走廊里的光咬着他的裤脚用力扯了两下,钱伯斯才注意到它的存在。
“嘿!小家伙,好久不见。”钱伯斯蹲下来,神色温柔地把光抱了起来。
霍尔丁从浴室抽出条毛巾,擦完脸说:“你可真行,连拉姆塞的狗都认识。”
钱伯斯冲他撇嘴,“你是在羡慕!快把衣服穿好,我们下去吃早饭。壁炉会有人来修的。”
霍尔丁把毛巾往脖子后面一搭,就近找了张椅子坐下。他看向钱伯斯,认真地说:“你是真的认得他们,包括这狗对吧。”
钱伯斯松开阿光,灵缇犬落地很快便没了踪影。他说,是。

“卡鲁姆,你再这么做我会生气的。”霍尔丁说。
钱伯斯挠挠耳朵附近的头发,“什么?”
“利用我对阿森纳的崇拜,让我同意你来这里。你明知道你爹不愿意让你过来,可只要我点过头,他怎么也不会发火。你这是在利用我们两个人的信任。”
钱伯斯很高兴听见霍尔丁就事论事的语气,当然,他的好朋友从来都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他摸摸早晨新刮好的下巴,决定先不要摊牌。“罗伯,我只能说,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
霍尔丁看起来有些懊恼,“你打算先瞒着我?”
“至少要等我爹和科斯切尔尼谈过之后才行。”钱伯斯脸上写满了无奈。
霍尔丁只好作罢,招呼着钱伯斯和他一起下楼。

科尔尼的所有楼梯都分布在走廊两端的尽头,半旋转式的构造,组成一对遥相呼应的红白螺旋。钱伯斯和霍尔丁的房间出门就能看到其中一个,于是他们径直走了右侧的红色梯道。
霍尔丁站在稍矮一截的台阶上帮钱伯斯整理衣领,听见后者小声对他说:“其实很快的。”
“你说你爹?”霍尔丁抬头瞧了一眼。
钱伯斯忍住想要点头的冲动回答,“说不定早饭一过他就到了。”
霍尔丁松开手,“好啊!我就知道马车里你是装的。你爹要是喜欢谁,你还能不知道?”
钱伯斯捂着肚子一脸无辜,“我真不知道。我以为我爹只是单纯有事才总去找他。再说,一开始的时候……”
霍尔丁双手在胸前抱成一团,“怎么不说下去,一开始怎么了?”
钱伯斯有些堵气地说:“我一定是被佩尔影响的,说话不经脑子。”
霍尔丁贴心地上前拍他肩膀,“不,你爹看起来傻,但说话滴水不漏。而你……”说完不等钱伯斯反应逃下了楼。

钱伯斯望着铺了长长的地毯大理石台阶,突然不敢迈出步子。佩尔那么能说会道的一个人,都没能说服科斯切尔尼进到阿森纳来,他能成功吗?很多年以前,他躲在门后听见科斯切尔尼声音冷漠地问:“阿森纳的每一个人都会点特殊的东西,可你呢?你会什么呢?”

钱伯斯看看自己的手,不知道自己是否特殊到可以站到拉姆塞身边。他失神地把手搭在干净的扶手上,似乎这样就可以有勇气走下去。望着红毯上的影子,钱伯斯突然很想回头看看。
没人比他更清楚能够活着见到阳光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尤其是当钱伯斯再一次见到,逆光里居高临下看着他的拉姆塞。

“魔法的风吹开阿瓦隆的迷雾”
“湖中的神注意起天边的晚霞”
“听 岛上的精灵在歌唱动人的传说”
“乘船昏睡的诗人啊 你快醒来……”

评论 ( 2 )
热度 ( 8 )
  1. Old-Stuka灵拥-Alrsen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小灵子!!!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