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钱草】猫怎么吃鱼(04)

*主钱草(阿森纳-钱伯斯x拉姆塞)。背景虚构!
副CP:米尼鱼,M4K6;酱油:阿森纳一堆人出没。
传送门:【正文01】【正文02】【正文03】【正文04】【正文05
预警:本章提及角色死亡。

 

正文:

钱伯斯一边戳着鹅肝一边想着那首歌谣。
霍尔丁瞧好朋友在一旁若有所思,自觉肩负起了活跃餐桌氛围的重任。看样子他做得还不错,对面有两个叫吉鲁和德比希的家伙,交头接耳笑得很开心。
早饭快吃完的时候,拉姆塞的灵缇犬突然在大门口叫起来。钱伯斯猜是他爹到了,所以他并没像大多数人一样往窗外看去。于是很幸运的,钱伯斯注意到坐在他对面的科斯切尔尼第一反应居然是看向切赫,而后者眉头紧锁放下了手里的餐具。

质疑与责难?科斯切尔尼眼里的情绪很明显,钱伯斯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

阿光叫了两声,拉姆塞站在正厅的门前对大伙说:“默特萨克先生的马车到了。”
科斯切尔尼再次看向切赫,后者看起来有些诚惶诚恐,立刻拽下胸前的餐巾出门迎接。
钱伯斯突然笑了,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么事情终于迎来了转机。

科斯切尔尼用汤匙敲敲杯子说:“格兰尼特,叫人把食物撤下去吧,可以上甜点了。”
“好。赫克托,你来帮我个忙。”扎卡冲贝莱林招手。
“嗯,这就来。”
威尔希尔朝科斯切尔尼使眼色,后者点点头接着开口:“甜点吃完大家就去办今天的事吧,我先离开一会,卡鲁姆你们有事可以先找杰克。”
“请带上我一起。”科斯切尔尼循声看过去,钱伯斯眼神坚定。他只好同意,带着钱伯斯一起前往会客厅。
二人走后,餐厅里大伙议论纷纷。霍尔丁安静地喝茶,听着周围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着切赫为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来。借着杯口挡脸的时刻,霍尔丁瞄了一眼威尔希尔。科尔尼庄园的少主人反而看着自己身侧老旧的煤灯,若有所思。

没过多久,拉姆塞领着切赫和默特萨克抵达会客厅。来访者和科斯切尔尼握手的时候还满面春风,等到看向钱伯斯时就一脸怒容。
拉姆塞本打算出去备茶,却被科斯切尔尼叫住,“不必麻烦,他们一会就走。”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最后还是切赫出面说:“那就不喝了,我们先谈事情。劳伦特,我有些事想确认,可以先留下来吗?”
“可以,阿龙你去把早饭吃完吧。”拉姆塞应下然后出去了。

切赫知道这伙人要谈的事情一时半会没完,决定自己先把疑问搞清楚然后立即抽身。他招呼默特萨克坐下来,问道:“您之前来这的时候,一直是在后院菜地附近吗?”
默特萨克看向科斯切尔尼,得到允许后说:“对。”
切赫继续,“那您身上是否携带过龙角粉或佩戴过带有龙角粉的物品?”
默特萨克皱眉,“没有。这东西不是早就被你们垄断了吗?”
“抱歉,您介意我检查一下吗?”切赫尽可能礼貌地问。
“当然。不过我希望过后你能给我一个解释。”
“可以。”切赫说完同默特萨克一起站起身。前者伸出手闭起眼睛,后者觉得仿佛有一阵微风拂过身侧,很快,切赫出声示意他可以坐下了。
“最后一个请求,”切赫说着从背后掏出一盏灯,和走廊里的那些形状一样。默特萨克注意到这盏灯的光十分明亮,并且崭新到可以看清底座上的阿森纳队徽,一杆独轮枪炮。
切赫慎重地把灯摆到桌子上,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您对着它在脑海中想象一下它灭掉的样子”。
一直背对他们站在书架前的科斯切尔尼突然转身过来看向桌子。默特萨克知道这应该是对阿森纳而言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他即刻照做了。出乎默特萨克意料的是,灯灭了。
钱伯斯在一旁高兴地跳起来,“阿爹你可以啊!”
默特萨克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说:“臭小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倒先知道拍马屁了。”
科斯切尔尼看起来表情复杂,切赫则面露笑容,“老……咳,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呐!”他本想说老爷子要是知道估计要高兴坏了,但话到嘴边又及时咽了回去。

钱伯斯问:“彼得前辈,我爹是海纳*吗?”
切赫看默特萨克一脸无知的样子,回答说:“是。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感知整个庄园附近,保证没有可疑的人接近,以及负责周边的安全。菜地那边不归我管,但这边无论是谁只要进到辖区,我都能感知到,但你父亲是个例外。而且,如果你有细心注意过的话,庄园里的灯刚才全都微弱地跳动过。这些灯是阿森纳的前人留下来以防万一的,除了掌控者外,只有海纳能使其突然熄灭。”
默特萨克这时出声道,“你们先等等,海纳是啥?”
钱伯斯凑到他耳边说:“就是一切不寻常的能力在你身上都不起作用。爹啊,厄齐尔叔叔之前借你的书,你真的有好好读过吗?”
默特萨克一把掐住钱伯斯的后脖颈低声说:“我就说家里的书怎么经常有被挪动的痕迹,不是说过不许你看的吗?”
“得了吧,你们在计划什么我一清二楚。反正最后上战场的人还是我。”钱伯斯挣开默特萨克的手,往切赫身边靠了靠。
默特萨克一脸:儿大不中留。

“你们父子俩的事解决好了?”科斯切尔尼在主人专属的沙发上坐下来,看起来冷静许多。
默特萨克厚脸皮说:“还没有,再等会。你昨天突然跑去画展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钱伯斯嬉皮笑脸的回答,“我一开始只是想证明你认为我画的猫丑的想法是错的!不过后来我见到阿龙了,所以我改了主意。反正罗伯一直都想来看看。”
默特萨克听完冲科斯切尔尼摊手,意思在说:你看不是我的问题啊!是他自己要来的啊!

科斯切尔尼看看切赫,切赫低头沉思了一会说:“我觉得你该把杰克叫过来问问,这事如果不是老爷子明确授意,那八成和弗拉米尼脱不了干系。”
“过后再问。”科斯切尔尼抬抬下巴,示意他们继续。

“那你现在什么意思?昨晚我收到的信,其中一封落款是威尔希尔,上面写你想加入阿森纳?”
钱伯斯一个劲点头,然后瘪嘴说:“但科斯切尔尼前辈说你不会同意的。”说完可怜兮兮地看向科斯切尔尼。钱伯斯清楚得很:这事根本不是他爹不同意,而是科斯切尔尼不愿意。
科斯切尔尼张嘴想说话,钱伯斯抢着说:“前辈,我爹是海纳,而我的情况你也了解,你不该再阻止我们。阿森纳的基本规章不就是「每个人都会点特殊的东西」吗?”
“那也要得到温格大人的首肯才行。”科斯切尔尼依然在强调他们并不一定能加入进来。
“我们愿意等到温格大人回来。”钱伯斯斩钉截铁地说。
科斯切尔尼见默特萨克一言不发,语气不善地问:“默特萨克先生不打算劝劝您的公子?”
“卡鲁姆已经成年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默特萨克的语气也强硬起来。
“彼得,卡鲁姆,你们先出去,顺便把杰克叫来。”
钱伯斯出门前拍拍默特萨克的肩膀,“爹,加油!我支持你!”
默特萨克甩开钱伯斯的胳膊说:“臭小子,就知道给你爹我找麻烦。”

出门后,钱伯斯问切赫:“彼得前辈,我看科斯切尔尼前辈大概还是不会同意,我爹很可能会被他说服,该怎么办?”切赫抄起双手抱在胸前,边走边说:“老爷子的事情应该办得差不多了,我马上写信请他赶紧回来。”
“谢谢您。”
“没事。不过是了却故人的一桩心愿罢了。”
七年前,布拉格沦陷前的那个夜晚,罗西基捂着腹部的伤口对切赫说:“彼得,若有一日保住了布拉格,请去伦敦城帮帮钱伯斯家的孩子。”
“虽然叫一个孩子去讨还旧账是有些,咳咳……,有些不妥。但事情也是因为他家而起的,除了他没人……”切赫听懂了罗西基的意思。但在战壕里,他抱着怀里体温逐渐冰冷的人不敢哭出声。

不远处站在长廊阴影下的拉姆塞见钱伯斯出来,握住剑柄等他走向自己。
钱伯斯想,拉姆塞身后红色的披风如果长到拖地,是不是也会像他身上的盔甲一样一尘不染。
钱伯斯抱起从拉姆塞身后钻出来跑向他的阿光,站在阳光下问拉姆塞:“我想过不了多久,温格大人就会叫我们去讨伐巨怪,你愿意和我一同前去吗?”
阿光伸出舌头舔钱伯斯的脸,钱伯斯也不躲,只是笑着等拉姆塞的回答。
拉姆塞侧身迈了一步说:“当然,我会服从阿森纳的一切命令。”
钱伯斯知道拉姆塞在笑。嗯没错,他就是知道。

*海纳。这个概念借用了一位姑娘的译法(如果没记错是一篇神夏同人)。取意海纳百川,无论什么能力对于海纳,都是无效的。

TBC…… 预计05或者06开始钱草度蜜月。

评论 ( 6 )
热度 ( 10 )
  1. Old-Stuka灵拥-Alrsen 转载了此文字
    吃糖!!!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