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M4K6】little spoon

「这个人总是这样直率,总能一本正经地说出一些在科斯切尔尼看来很不得了的话。」这句看完突然泪目,脑海里开始放起姥姥姥爷职业生涯走马灯(想了好多,感觉很脑残就不在这里敲了)。
⁄(⁄ ⁄•⁄ω⁄•⁄ ⁄)⁄姥爷怎么这么厚脸皮啊!还厚脸皮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prpr~可爱!太可爱惹!我爱他们!46大法好!小八八产粮好!(爱你么么哒!)

PS:好不容易有了M4K6的段子,怎么可能让你悄咪咪藏起来!(。)

August鱼塘:

不打tag了,悄咪咪送给 @灵拥-Alrsen 
傻白甜小段子,撸得仓促,看完能笑笑我就心满意足啦:)
灵感来自克韩老湿转发的一条微博


直到默特萨克回德国办事之前,他和科斯切尔尼都还没结束长达一个星期之久的冷战。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的第一次冷战。
其实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默特萨克一时犯浑,正在气头上,不爱搭理科斯切尔尼,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科斯切尔尼也不爱搭理自己了。
反正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冷着。
当他就在老家得知科斯切尔尼受伤已经是比赛之后的两天了,是吉鲁打的电话。挂断电话立马订票飞回伦敦,飞机抵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默特萨克没回公寓就直接赶到了医院。
到病房的时候,科斯切尔尼正安静睡着,一只手和一只脚随意地伸到被子外面,床边掉落了几本杂志,大概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默特萨克轻手轻脚地收拾病房,把掉落的杂志在床头柜上摆放整齐,顺手给睡梦中的人掖了掖毯子。
默特萨克俯下身看他,大概是因为受伤没什么精力打理,下巴上又突出了好些胡茬,看上去很疲惫。但好在气色看上去还不错,这让默特萨克安心不少。
默特萨克拖把椅子,坐在床头为科斯切尔尼削苹果。刀片划开果皮的声音清脆而有节奏,他慢悠悠地削了两个。
找碗装苹果的时候他发现病床上科斯切尔尼的喉结正在蠕动着。
默特萨克叹了口气,决定主动结束冷战,“别装睡了。”
被大手轻轻拍打,科斯切尔尼的装睡计划宣告失败,他侧过身面对默特萨克卧着。
“你回来了。”科斯切尔尼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但他真的不会应付这种突然结束冷战的情形,觉得说什么都不太对。只好瞪着自己不停抠床单的手指。
“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默特萨克听起来有些生气。忙着赶回来的时候还不觉得,坐下来削了会苹果越想越生气,凭什么还是吉鲁打电话来告诉自己科斯切尔尼受伤了。
刚见面就对着病号一顿劈头盖脸的质问,科斯切尔尼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想着接机和好抱怨一番,结果想说的话太多反而一时语塞,又转过身去背对着默特萨克,委屈地一头扎进毯子。
沉默了一会,默特萨克有些懊恼地叹气。
“lolo。”一个多星期以来第一次听到他这样叫自己,缩在毯子里的科斯切尔尼心头一颤。
“对不起。”默特萨克听起来很内疚,“我们别冷战了行吗?以后也不要这样。”
“这样一点也不好。”默特萨克声音低下去,但科斯切尔尼仍然听得到他的咕哝,“接到吉鲁电话的那一瞬间我就这么想了。”
“你不理我让我觉得糟透了,我不喜欢这样。”
“...而且我想第一个知道你的事。”
这个人总是这样直率,总能一本正经地说出一些在科斯切尔尼看来很不得了的话。
但可能是因为不好意思,科斯切尔尼一时半会还不想探出脑袋。
就这样过了大概快十分钟,默特萨克忍不住问,“你不热吗?”
“不热。”其实额头已经有一层薄汗了。
“想吃苹果吗?”
科斯切尔尼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妥协了,闷在被子里太难受了,“...那你给我拿个小勺子(little spoon)。”可能是太闷了,本来想说叉子,这会鬼使神差地变成了勺子。
突然科斯切尔尼嗅到默特萨克身上熟悉的味道从周身袭来,手臂隔着毯子感受到渐渐收紧的力道。默特萨克俯身,隔着毯子拥抱蜷成一团的科斯切尔尼。
温热的气息喷在后颈上,科斯切尔尼忍不住地打了个激灵。他扭动身子想要挣脱,但包围着自己的力量并不允许。
“你要的little spoon。”默特萨克笑起来,轻吻科斯切尔尼从毯子里露出来的头发。
等默特萨克稍微松开一些,科斯切尔尼探出脑袋来抗议。大概是憋久了,气息不稳,说起话来上气不接下气。
“...你这个人,看上去老实又正直,怎么这么狡猾....”
“算是和好了吗?”默特萨克说话时气息就在科斯切尔尼耳边游走,这让他从脸一直红到脖子。
“...别废话了,我想吃苹果。”


spooning 这个动作就是两个人/动物/物体 在身躯有点弯曲的姿态下互相靠拢着或贴着.在’外‘的那个人/动物/物体一般来说是 big spoon,而 在’内的那个人/动物/物体一般来说是 small spoon.


评论 ( 2 )
热度 ( 8 )
  1. 灵拥-AlrsenAugust鱼塘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人总是这样直率,总能一本正经地说出一些在科斯切尔尼看来很不得了的话。」这句看完突然泪目,脑海里...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