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拥-Alrsen

一个很喜欢M4K6的迷妹罢了

【钱草】猫怎么吃鱼(05)

*主钱草(阿森纳-钱伯斯x拉姆塞)。背景虚构!
副CP:米尼鱼,M4K6;酱油:阿森纳一堆人出没。
传送门:【正文01】【正文02】【正文03】【正文04】【正文05
预警:本章依旧涉及角色死亡,与实际人物无关。

正文:

默特萨克没想过自己也能有在科尔尼庄园住的一天。
他和科斯切尔尼的谈话最终是以维尔马伦结束的,接着对方摔门而去,留下他愣在原地。

他们一直知道问题的核心,却始终只想着逃避。

当默特萨克整理好情绪走出会客厅时,切赫还有钱伯斯、拉姆塞都在门外等着。捷克人冲他微笑说:“温格大人明天就会回来,您暂且先在庄园休息一夜。”
“劳伦特他……不,我是说,科斯切尔尼他,看起来怎么样?”默特萨克问。
拉姆塞开口了,“不好。每当有人提托马斯的时候,他都这副鬼样子。”
“嘿,阿龙,谁教你这样说话的。”切赫皱起眉头,示意拉姆塞住嘴。

“抱歉。”默特萨克垂下头说,语气很诚恳。“但他的心病,不能不治。”
“阿爹……十多年前你都治不好,现在哪儿来的勇气?”出乎钱伯斯意料的是,默特萨克没有继续跟他打趣,而是语气严肃地问:“你真的想好了?”
“我向女皇发誓,我愿意对阿森纳效忠。”钱伯斯以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前说。

默特萨克看着地面的绒毯,犹豫许久说:“卡鲁姆,科斯切尔尼的反对是有道理的。”
“阿爹你果然被说动了,你总是这样。”
“不。你不知道。”默特萨克的声音开始颤抖,“你父母生前最后的嘱托,就是希望你永远不要和阿森纳、巨怪,还有这些该死的能力扯上关系。照理说,你不该由我来收养的,发现你的人……”
钱伯斯突然上前一步拉住拉住默特萨克的手臂,及时阻止他爹说下去。拉姆塞还在呢。
“我知道。事实上我全都知道。”钱伯斯突然不敢回头去看拉姆塞的表情,他怕自己异样的神色被对方察觉出什么。他斟酌着语气,继续安抚默特萨克道,“我知道我不该偷听你和科斯切尔尼叔叔说话,但没办法,我那个时候还不太相信你们。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我不可能这样过一生。”

钱伯斯还记得当年默特萨克和科斯切尔尼背着他,在父母的墓前擅自决定着自己的未来。
和科斯切尔尼搭档的维尔马伦在那次灾难中不幸逝世,性情大变的法兰西人于公于私都不希望钱伯斯再以钱伯斯族人的身份生活下去。而为钱伯斯保住原有姓氏的人,是默特萨克。
默特萨克本来是有机会破例进入到阿森纳的,可因为钱伯斯,科斯切尔尼处处针对,最后据理力争将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默特萨克排除在了红白体系之外。

那天钱伯斯躲在灌木丛后,听见这两个认识没多久的人,谈起父母的遗愿。尽管一切罪过都是由他父母的贪婪而引起的,默特萨克和科斯切尔尼却丝毫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反倒是一直商量着,怎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护好他。保护好一个,罪人的孩子。
不过当时他并不知道,默特萨克喜欢科斯切尔尼。

后来,钱伯斯则是知道了太多太多的事,包括默特萨克一直在拜托见多识广的厄齐尔帮他寻找其他可以打败巨怪的办法。那些和水晶宫往来的信件,那些锁在家里不许他看的书籍,都是为了让他远离危险而存在的。为了一个承诺,放着最轻松、最管用的法子不使,偏偏四处求人走弯路。钱伯斯想,除了他的这个傻爹,世上恐怕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借口在庭院里晒太阳的钱伯斯停下思绪,发现拉姆塞穿着便服,一副想要他身旁坐下的样子。于是伸手拂去石椅上的灰尘,冲对方笑起来。
“你怎么总是对着我笑呢?”拉姆塞看起来心情不错。
钱伯斯心想,还不是当年你先冲我笑的。“难得天气这么好,我爹又可以实现多年的夙愿,我开心,自然看谁都想笑。”

拉姆塞不作声,嘴角悄悄挂起一抹微笑。“其实劳伦特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钱伯斯心想我知道,但他不打算出声打断拉姆塞的话。
“我相信他现在这样做,不完全是因为托马斯。”恰好一阵风吹过,拉姆塞眯起眼睛继续说:“劳伦特这个人,总是在担心他身边的每一个人。虽然他现在变得看起来冷峻又阴沉,但他始终是个热心的人。希望你不要因为他的固执而对他产生误会。”
钱伯斯点头,“我不会的,放心。”

阿光突然从矮木丛里窜出来跑向这边,直往钱伯斯的怀里钻。后者把它抱在怀里,喜欢得不得了。拉姆塞撇嘴,“阿光从来不这样亲近我以外的人的,也不知道你有什么特殊的。”
钱伯斯大笑起来,“说明我招人喜欢呗!是不是啊!阿光~”
灵缇犬叫了两声,尾巴摇得更起劲了。
拉姆塞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狗,觉得心里有些痒痒的。其实钱伯斯说得没错,他确实很容易招人喜欢。但他不愿意就这样投降,于是反驳道,“你那是招狗喜欢。”
“能招你的狗喜欢,也不错啊!”钱伯斯依旧笑着,拉姆塞哼了一声。

另一方面,威尔希尔已经赶到水晶宫了。
“梅苏特呢?我要见他!”被住宅兵拦下的威尔希尔冲着里面大喊,贝莱林站在一旁看着。
没一会儿,卡巴耶走出来问,“阿森纳的威尔希尔?”
“是我。”语气很冲。
卡巴耶的语气依旧不紧不慢,“厄齐尔先生不在,您还进吗?”
“进进,那就先见你们家主子好了。”
贝莱林把马交给水晶宫的仆人,不解地问:“杰克,为什么不先回去?我还有事呢!”
威尔希尔,“你懂啥,这是弗拉米尼那家伙定的暗号。”话说到这,威尔希尔还煞有介事地抖抖胳膊,“真是的,生怕别人不知道梅苏特住他家里。真是肉麻。”

水晶宫的院子虽然没有科尔尼庄园大,但好歹也是座宫殿,内里的布置比阿森纳豪华不止一倍。贝莱林跟随威尔希尔穿过金碧辉煌的前厅,又通过大理石雕刻的长廊,最后进到满是奢华工艺品的内堂。弗拉米尼已经和厄齐尔等在窗前了。

“梅苏特!好久不见。”威尔希尔先是对厄齐尔伸出手,他前几次来时,厄齐尔都没有露面。叙了几句旧之后,威尔希尔直接进入到正题。“马蒂厄,按照你说的办,默特萨克和钱伯斯确实都来了。彼得怕劳伦特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已经让西奥去通知老爷子了,估计他们明天上午就会到。你……”威尔希尔扫了一眼,改口说:“你们,要不要也过去一趟。”
弗拉米尼看向厄齐尔,后者点头并且开口,“我们也不想温格大人久候,那便今晚借宿贵庄园,不知道方不方便?”

威尔希尔虽然觉得奇怪,却也没表现出来,只说:“当然方便。那你们是现在就随我前去,还是晚上的时候过来吃完饭?”
弗拉米尼走上前搂过厄齐尔的腰,俯身在耳畔说了几句话。威尔希尔见到厄齐尔有些脸红并点了点头,感觉自己内心十分无奈。
“不,小杰克。是我自己跟你回去。如果你还记得条款的附注内容的话。”厄齐尔说完,被仆从们服侍着披上了白色的狐裘披风。

威尔希尔这才想起,签署秘密协议时,上面有一条:战争开始前,弗拉米尼绝不能公开露面到科尔尼庄园去。一旦被别人,特别是热刺那边的人发现,这一次的资金赞助就会被叫停。那0这仗,也就没法打了。
“不过梅苏特……”威尔希尔有些话,犹豫半天还是想问。
厄齐尔都要出门了,转回身停下问:“怎么?”
“你不怕默特萨克知道你一直瞒着他这事,会生气吗?”
厄齐尔眨眨他的大眼睛说:“我可以跟佩尔说,我被女王要挟了啊!”说完还瞥了一眼弗拉米尼,大乡绅一脸得意。玩笑开过,厄齐尔认真地回答,“他现在不会怪我,因为卡鲁姆早就和我说,他想亲自讨伐巨怪。”

看着威尔希尔一脸不可置信,厄齐尔有些欣慰地笑着说,“所以说,卡鲁姆是佩尔的儿子啊!”
一样勇敢,一样愿意扛起该负的责任。
罗西基前辈若是在天有灵,一定也会欣慰吧…… 厄齐尔下意识看了眼弗拉米尼,对方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回望的目光里满是肯定。

就这样,科尔尼庄园一晚上便多出四位客人。厄齐尔和默特萨克住在钱伯斯和霍尔丁旁边的房间,厄齐尔趁机把事情和默特萨克讲清楚了。第二天快到正午时,温格一行人终于回到庄园。

阿森纳科尔尼庄园的主人先是听取了切赫、科斯切尔尼、威尔希尔和拉姆塞的汇报,然后才把默特萨克、厄齐尔、钱伯斯和霍尔丁请到议事厅详谈。
在了解到钱伯斯可以召唤狮心剑,霍尔丁会冰冻的能力,以及默特萨克是个海纳之后,威严十足的老人邀请他们加入阿森纳,并为科斯切尔尼的无礼表示歉意。

因为时间仓促,仪式也进行得比较简略。宣誓过后,温格把之前经女王授意,由他代表阿森纳方与大乡绅弗拉米尼签订的讨伐契约公之于众。厄齐尔作为这次战役的顾问,时不时对温格的叙述进行补充,并在最后关头建议「阿瓦隆奇袭」最好让拉姆塞辅助钱伯斯进行。

科斯切尔尼到会议结束才明白,一切早就尘埃落定了。
解铃终究还需系铃人。

十四年前,托马斯·维尔马伦用尽自身的能力,把巨怪困在了一个普通人无法前往的地方。
所以现在,钱伯斯和拉姆塞不得不在黄昏时分,依靠卡索拉的传送之力到达那里。
身材矮小的精灵师对他们说:“孩子们,记住,下一轮满月的明夜,你们一定要站在河流入海口处。不然我无法将你们安全地捕捉回来。”
如果「阿瓦隆奇袭」能够成功击杀巨怪,那么巨怪所在的世界必定会坍缩,污秽的邪物倒是可以逃往南安普顿,可人类的话就会被困死在那里。

“放心。”钱伯斯笃定地说,“我会和阿龙一起回来的!”
拉姆塞也点头,露出自信的笑容。

“你怎么不去送送他们呢?”科斯切尔尼站在维尔马伦的墓前,目不转睛地问。
默特萨克以前一直以为他常常在菜地附近遇到科斯切尔尼,是因为对方负责阿森纳后勤的关系。殊不知,后院菜地旁边,就是阿森纳已故烈士的陵园。

夕阳落山,庭院里的光再次一瞬间亮彻整个庄园。钱伯斯这次看清了,是奥利维尔·吉鲁让它们亮起来的。高大的法兰西人祝福道,“我会一直为你们照亮前行的路。”

陵园的灯也都跟着一起亮了,默特萨克出声说:“不需要。因为我知道他们会杀掉巨怪平安归来。”科斯切尔尼本想发笑的,他曾经也坚信维尔马伦会一次次胜利归来,可最后他等来的却是一具冰冷的棺椁。但当科斯切尔尼看到默特萨克目光里全然的信赖时,他突然也想要跟着相信起来。

“喂!”
“嗯?”
科斯切尔尼像是鼓起很大的勇气,转过头来对默特萨克说:“你应该……还不知道我会点什么呢,是吧!”
默特萨克伸手挠挠后脑勺的头发说:“好像……是这样。”
科斯切尔尼叫默特萨克伸出手,然后用食指在对方手心的上空,画出一个简单的图案。紧接着,在那个位置,开出一朵鲜红的玫瑰。默特萨克感到惊奇,当他想要用手去抓时,花却消失了。

“你看,海纳就是这样,只需一瞬间,就可以让我们这些人的努力全都消失不见。”科斯切尔尼看着默特萨克的眼睛说。
德意志人看起来十分懊恼,连连说着,“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科斯切尔尼突然笑了,眼前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实。

“没关系“科斯切尔尼仿佛看到维尔马伦在朝自己挥手,他继续说:“我以后还可以再送你。只是下次,你可要小心不能再把它吞噬掉了。”

TBC……

我可能要迅速收尾了。不过近期实在太忙,填坑时间待定。

评论
热度 ( 10 )
  1. Old-Stuka灵拥-Alrsen 转载了此文字
    坐等结局。对我要吃糖√

© 灵拥-Alrsen | Powered by LOFTER